第五章 分路(三)

那嘶吼声也就罢了,随着嘶吼声同时传来的还有一声撞门巨响,不过一撞而已,钢铁大门就整个凹了进来,郑吒甚至能够看到异形大半边身体就卡在门外,刚才那三根螺旋刺有两根刺中了目标,一根刺在异形左边胸口上,另一根则刺在了异形脖子下方,这两根螺旋刺都算是击中了异形要害,但却都不是什么致命要害。

  这是郑吒第二次和异形直面战斗,情况虽然较上一次稍好一些,但是也绝对不容乐观,这头异形是真正的成熟体,比起上一次他所遭遇的那一只,这一只异形的体型要大上三成,而且它浑身黝黑,仿佛是黑铁一样浑厚结实,事实上,螺旋刺也仅仅只刺入了三分之一的长短,在异形体外还留着好大一截长度。

  郑吒看着异形那狰狞恐怖的模样,他浑身上下都在颤栗,特别是看到异形的尾巴甩开一刺,钢铁大门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开孔,这一下若是刺在人身上,那绝对是开肠破肚的结果,郑吒再怎么强化,他也不认为他现在的肉体会比钢铁还要坚硬。

  (就是这种压迫感,仿佛连意识都没有了一样,只有深深的恐惧,和那源源不绝的本能……)

  郑吒再一次感觉到身体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解开了一般,无数战斗本能从他大脑里迸发出来,这些本能里,甚至还包括了如何更有效的使用内力。

  将内力用意识引导出来,从背脊尾椎向上盘旋,顺着脊椎跨过头皮,接着再从人体正面顺着手臂流向右手,这一切过程不过眨眼之间,郑吒完全将内力的运行交给了战斗本能,而且非常明显的,内力在战斗本能的支配下变得异常灵活。

  只是内力在经过头皮时,从他脑海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加了进去,两者混合为一集中在了右手上,就在异形撞开大门冲进来的瞬间,他已经大喝一声掷出了螺旋刺,几乎同时,异形的尾巴也重重击在了他肚子上!

  张杰和詹岚一声惊呼,却见郑吒被狠狠轰飞了起来,一声闷响,他直接撞在了洗浴室墙壁上,而他所掷出的螺旋刺威力更是巨大,不但轻易刺穿了异形的脑袋,更是嘶的一声镶嵌在了异形背后的过道墙壁上,异形的脑袋被削去了三分之一,它晃了几晃后终于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而在异形背后的墙壁上,更是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螺旋凹坑。

  詹岚此刻已是什么都不顾了,她拿起衣服顺手绑住胸部,接着急急的向郑吒跑了过去,她比普通女性巨大得多的胸部看起来甚是诱人,顺便拿点衣物就裹在了胸口上,让她的双峰几乎一大半暴露在外,幸亏在场两个男性,一个生死不知的倒在地上,另一个则是急匆匆的跑在她前面,否则光是她上半身那一番风光,就足以让许多男人看得目瞪口呆了。

  “怎么样怎么样?郑吒!你没事吧。”詹岚看见张杰站在那里发愣,她顿时就急得哭了起来,边哭边绕过他跪在了郑吒身边。

  没想到她一跪下去,却看见郑吒傻呆呆的躺在那里摸脑袋,边摸还边露出一种白痴般的表情,她顿时是气极了,想也不想就狠狠几巴掌拍在了他肚子上,她气呼呼的说道:“你把我们给吓死了!什么也不说就去偷袭那头异形,如果你失败了怎么办?你会被……而且还会连累我们两个!你会让我们两个人都一起被杀掉的呢!”

  郑吒被她拍了几下肚子,他马上就抱着肚子痛苦的呻吟起来,詹岚这才发现她满手都是鲜血,她马上又慌了神,又边哭边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肚子已经受了伤,呜,真的非常对不起……”

  郑吒颤抖着将放开了双手,二人都仔细看去,他肚子上有一个三指粗细的血洞,幸运的是,那血洞仅仅只是破开了肚皮,里面的肠子和内脏似乎并没有被伤害到。

  张杰连忙趴在了刚才郑吒所站的位置上,他果然在钢铁地面上找到了一个明显的脚印,脚印轮廓已经在陷入了钢铁中,张杰站起来惊叹的叫道:“好厉害,你在异形尾巴击中你的一瞬间向后跳了出去,这才没有被那尾巴破开肚皮,如果是我站在这里的话,说不定连肠子都会被狠狠打断……”

  张杰越说越兴奋,他几步跑到了郑吒身边,用力拍着他的肩膀道:“小子,你究竟怎么做的啊,刚才你简直是神了,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你宰掉了这头异形,说不定我还以为是什么武林高手干的呢,天啊,到底是怎么做的,教教我吧!”

  郑吒又被拍得倒吸一口凉气,他苦笑着说道:“两位,还是先帮我绑绑伤口再说吧,再这样下去,光是流血都足以杀掉我了……还有,某位最好去整整衣妆……”

  詹岚愣了一下,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装扮,这个小女人顿时脸上一阵羞红,她狠狠瞪了郑吒一眼,连忙急匆匆的跑进了洗浴单间里去,而郑吒也从戒指里取出了绷带和止血喷剂,在张杰的帮忙下,他终于将肚子上的洞给绑了个结实。

  等到詹岚从洗浴单间中走出来时,郑吒连忙急急的对他们说道:“详细情况已经不能解释了,张杰,你背我向楚轩他们靠近,无论我发生任何事情也千万别停下来……詹岚,我的右手已经整个断了,你帮我拿着剩下几根螺旋刺钢条,记得一定要跟上我们的步伐……张杰,快走吧!”

  郑吒已经确信了他的推论,基因锁打开的秘密就在于危机和恐惧,但是普通的肉体根本无法承受基因锁打开后的巨大威力,比如像他这样强化了的肉体,在打开基因锁全力攻击之后,他的右手就已经粉碎性骨折了,而且接下来将是面对那种仿佛死去般的痛苦,那么换作普通人呢?

  这是一把双刃剑,伤敌亦伤己,而且非得是面临极端危险的情况下,面对那种绝境般的恐惧,这才能短时间内解开基因锁,可以说,解开基因锁实际上就是人类面对死亡最后的挣扎了!

  “……呵呵,唯一幸运的是,在刚才找到了一个可能使用血族能量的方法,也不知道……”

  郑吒趴在张杰背上苦笑着说道,话音未落,那仿佛死亡般的感觉已经从内脏开始贯通向全身,接着,他在张杰背上疯狂抽搐起来,巨大的痛苦让他连开口都不能,浑身肌肉仿佛要撕裂身体脱离出去一般,他的肚子上更是鲜血直流,那血迹已经凝固的伤口再一次迸裂,血顺着他的大腿不停落向地面……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