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悸动的心(二)

郑吒双目一片赤红,也不知道是因为悲愤,还是因为詹岚的热血染红了他双眼,在女孩被拉过通道消失不见时,他大吼着猛冲了上去,因为脚下用力太过,他甚至冲过通道直撞向了墙壁。

  超过普通人三倍的神经反应速度在这时救了他,四周的一切都变得缓慢下来,他只觉得每一步动作都需要使用巨大的力量,即便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也觉得了吃力,而且动作之间身体仿佛要被撕裂开来一样,地面,空气,乃至越来越靠近的墙壁,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有种撕扯力来拖着他的身体不让他速度太快,这种现象他以前从未经历过。

  在他最靠近墙壁时,四周的空气都浓稠得仿佛液体一样,他甚至踩在了空气中跃向了墙壁,接着他的双脚在墙壁上用立一蹬,整个人总算是反转过来,第一眼他就看到了一头异形正在拖着詹岚,这头异形明显比他之前碰到的异形稍小一号,但是也有两米的高度,三米多的长度,它正拖着詹岚往过道深处行去,这个女孩左肩已经被打得近乎粉碎,那瘦弱的模样浑身沾满鲜血,她的眼神里只剩下绝望和一抹奇异的眷恋。

  郑吒突然间很明白她眼里的那抹眷恋,那是对生命对未来的希望,他虽然并没有见过自己的眼睛,但是他知道在好几次绝望的关头,他眼中一定是闪过那一抹眷恋……他万分肯定!

  在郑吒眼中,异形嘴里的詹岚仿佛变成了李萧毅,即将被异形扯碎撕烂,接着变成一堆什么也不是的碎肉,亦或者是变成了他自己,当他也被异形咬住拖走时,他眼里一定会闪过绝望与那抹眷恋,也同样会被异形撕烂吞食……他不要这样!无论如何也要救出这个坚强的女人,无论如何也要让她活下去!

  “啊!”

  郑吒疯狂嘶吼着,因为四周速度变慢,他几乎可以看见异形每一个肢体动作,而且空气变得浓稠,让他在刚才那一蹬之力下竟然能够跳出数米远,直直的朝异形俯冲了过去。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短短一瞬间,在詹岚眼中看去,郑吒疯狂的冲向墙壁,然后以一种奇异的速度在墙壁上用力一蹬,那被他蹬着的钢铁墙壁发出一声闷响,结实的钢铁墙壁竟然会被蹬出了两个深凹脚印,接着,郑吒仿佛炮弹一般脱离了女孩的动态视觉,那速度已经不是她所能看到的了。

  郑吒此刻已经俯冲到了异形面前,他甚至可以清楚看到异形嘴里不停喷出的唾液,还有它那条长长的利齿长舌,就在跳过异形的一瞬间,他手握钢条准确无误的斩向了异形的舌头,一声闷响,詹岚摔倒在地,而异形也疯狂的嘶吼起来,它断裂的舌头上不停喷出腐蚀性极强的液体,大半条舌头被郑吒硬生生砍成了两截。

  “啊!”

  这还没完,郑吒也如同异形那样疯狂嘶吼起来,他眼中已经丝毫看不到一丁点理智光芒,除了疯狂以外,他眼里就只剩下一片血红色,也不知道是被詹岚的鲜血所染红,还是他眼睛已变得了赤红。

  郑吒落地的同时,手中钢条也猛的抽向了异形背部,一道金铁交加之声,那如手臂粗细的钢条竟然被整个打弯,不过异形看起来也不好受,它背上的外壳也被打裂开来,不停从里面流出腐蚀性液体,这个过道的地面上早已经被这些液体腐蚀得坑坑洞洞。

  异形的速度也是极快,即便郑吒此刻感觉到四周速度变慢,空气变得了浓稠,这样状态下也仅仅只跟异形的速度相当,当异形巨大的爪子横向扫来时,郑吒只能勉强竖起手臂去抵挡,一声闷响,巨大的力量将他轰倒在地,整个通道仿佛都颤抖了一下,郑吒的头颅更是被撞得鲜血直流。

  此刻郑吒已经完全是在拼命了,他身上可没有异形那坚固如铁的外壳,刚才挡那一下时,他手臂上就留下了几个血窟窿,不单如此,异形巨大的力量很是恐怖,他脑袋撞在地板上几乎让他晕死过去,幸亏关键时刻他猛的咬住了舌头,凭借这股剧痛才让他继续保持着清醒。

  他甚至没打算起身,顺势就从背后抽出了另一根钢条,然后他顺着地面狠狠抽向了异形双脚,这股力量加上内力的瞬间爆发,硬是将身躯两三人大的异形抽倒在地,但是那异形倒地的同时竟然还用尾巴尖锐处狠狠刺入了他大腿,异形果然不愧是专门为杀戮和生存而进化的生物,战斗本能竟然是如此强大。

  郑吒脑海里一片空白,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自己在行动一般,无数关于战斗的本能出现在了他脑海里,只见他侧过身体向后翻滚,那刺入他大腿的尾巴尖锐顺势从伤口里脱离出去,接着他双脚用力一蹬又扑了上来,手中钢条更是狠狠刺入了异形嘴里。

  他顺手放开了这根钢条,又从身后抽出另一根钢条不停刺入异形的脑袋里,甚至连那些腐蚀性极强的液体喷满他全身都没发觉,那疯狂的模样仿佛是想将这异形撕烂一般,幸亏詹岚反应及时,这个女孩一点也不顾她自己也是受了重伤,跳起来就扑向了郑吒,撞在他身上后两人翻滚出数米开外,直到这时,郑吒才慢慢回过神来。

  身体正面仿佛火烧一般又辣又痛,他连忙将衣服全部撕了下来,接着不停抹着身上的液体,但是这些液体一落到地面钢铁上马上发出了嘶嘶的声音,钢铁仿佛冰块一样被融化腐蚀,他的皮肤表面除了有些变黑以外,竟然连一丁点伤痕都没腐蚀出来,这情景让旁边的詹岚惊讶极了。

  詹岚正在用止血喷剂给肩膀上止血,她轻轻的说道:“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谢谢……不过你的皮肤为什么一点伤也没有呢?异形的血液可是超强酸啊,碰着一点绝对是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郑吒抹干净全身上的腐蚀性液体,此刻他脑海里依然还是一片空白,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场噩梦一样,他根本就是凭本能在战斗,特别是最后被异形尾巴刺入大腿时,他觉得自己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解开了一样。

  “可能是我的细胞活力和免疫力很强吧,而且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至少皮肤都被酸烧成了黑碳……”郑吒苦笑着说道。

  他正准备从纳戒里取出止血喷剂时,忽然他全身剧烈抽搐起来,从他内脏开始不停产生一种又痛又麻的麻痹感,就仿佛是有无数只小虫在他内脏里乱爬一样,然后这种痛苦不停深入骨髓,随着血液流动仿佛又来到了身体皮肤上,接着他全身上下都是这种比死还难受的痛苦,渐渐的,他眼前已经是一片花白,整个人仿佛即将死去一样难受。

  “你们自己想象吧,猴子发挥这种极限之后,它们变成了人类,那么一个人类如果发挥出这种极限的话,那又将变成什么呢?”

  “需要一种类似与肾上腺素的物质,这种物质只能由人体自行生成,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它是剧毒的,我想你们也应该听说过有老太太单手举起了轿车,将压在车轮下的孙子给救了的故事吧,这是真实存在的事实,但是接下来这位老太太很快就死掉了,有科学家在她的血液中发现了极其微量的这种物质……”

  “……基因锁……”

  郑吒回想起了楚轩关于基因锁的话题,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无意中解开了这个基因锁,但是他却知道自己正在死亡线上挣扎,内脏的痉挛抽搐越发变得剧烈,鲜血不停从他口鼻里喷出来,接着,他的肺也开始了痉挛,他几乎已经呼吸不到空气了,所以他只能张开嘴大口大口拼命挣扎。

  詹岚反应最是及时,她拼命抱着浑身痉挛的郑吒,同时将嘴对向了他的嘴唇,不停将空气向他肺里吐去,如此十多秒后,郑吒内脏的痉挛终于慢慢平息下来,接着是肺部开始了呼吸,皮肤上的疼痛也在逐渐减少,但是詹岚却并不知道,她依然是不停向郑吒嘴里呼气,并且还边呼边哭着,郑吒只能勉强听到一些低声的呢喃。

  “不要死,拜托,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求你陪我一起活下去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