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剧情变化(二)

郑吒等人对望一眼,他们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无奈,这一幕在神鬼传奇原本剧情中也曾出现过,那就是当大祭祀伊莫顿恢复了大部分法力时,他将会把死人变成行动的死尸体,而且一些活人也会被他的法力控制,当这一幕出现时,原本剧情中的欧康诺等人几乎被逼到了绝境,而且博物馆馆长也死在了群尸包围之中。

  张恒和高洪亮也跟着跑了进来,张恒马上说道:“不光是这样,这部……咳,我也看过,本来不是只有死尸复活这些东西吗?用灵类子弹可以把它们全部杀掉,但是一些死尸身上的肉块开始掉落,看起来恶心极了,当它们只剩下骨头后,地上的岩石土块全部变成了它们的铠甲和武器,看起来就像是……”

  欧康诺马上接过话题说道:“是的,那些骷髅看起来就像是你召唤的木乃伊侍卫一样,大约十具尸体里会有三四具变成木乃伊侍卫吧,我们回来时差点就被几具木乃伊侍卫给发现了,还好跑得快,它们似乎正在四周寻找着什么,希望它们还没发现我们的存在……”

  郑吒叹了口气,他苦笑着道:“剧情改变了,看来这次可真是陷入了绝境啊……”

  萧宏律却沉思着道:“我很好奇啊,你说印洲队他们的任务是什么?复活安苏娜吧?而我们的任务呢?埋葬不死祭祀……这似乎很不合理吧?他们几乎就是不死祭祀伊莫顿的同盟伙伴了,而我们呢?看起来我们似乎处在了绝对的劣势上,这非常非常不合理啊……除非我们还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从钟楼窗台上传来了一声鸟鸣声,众人转头看去,正好看到一只雪白色的小鹰,这只小鹰玲珑机灵,浑身呈现雪一样的白色,它站在那窗台上轻轻鸣叫着,直到黑衣大胡子单手一挥,这只小鹰才乖巧的落在了他的手腕上。

  黑衣大胡子从小鹰的腿臂上取下一张纸条,看完之后,他从怀里取出另一张纸条塞进了小鹰的腿臂上,接着单手一挥,这只小鹰鸣叫声中飞出了钟楼窗外。

  “几位强大的陌生人,我和我的族人,作为法老王侍卫的后裔,守卫死者之都已经有数千年时光,为了防止大祭祀伊莫顿复活并且摧毁世界,我们一族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击败他,各位请放心,我们一族人已经聚集人马等在了沙漠到死者之都的通道上,无论是伊莫顿复活的不死生物大军,还是那些企图复活安苏娜的强大陌生人,我和我的族人……以我们手中的刀刃与时代的荣耀起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阻止并且摧毁他们!”黑衣大胡子郑重的对郑吒等人说道。

  “第二部!”郑吒几人全都异口同声的吼道。

  神鬼传奇一共有两部,在第二部剧情中,为了对抗强大的埃及死神的军队,黑衣大胡子一族的精锐尽出,上万骑兵聚集在沙漠中对抗埃及死神阿努比斯的军队,在那一战中,黑衣大胡子一族骑兵战斗力惊人,竟然将阿努比斯军队的第一波攻击完全打败,而此刻面对无数的死尸和木乃伊侍卫,想来他们的战斗力也不会低到那里去。

  “是了!他们有不死祭祀伊莫顿和那些木乃伊侍卫,而我们也有伙伴们的帮忙……我们不会输给他们!绝对不会!”

  因为突然有一只生力军加入,虽然单体实力不强,但是这只数量庞大的生力军,无论对于印洲小队也好,还是对于郑吒等人而言,他们都足以改变这部恐怖片的结局,所以为了配合这只生力军的加入,萧宏律又做了一次详细安排。

  零点被安排在了离骑兵部队不远的地方,当骑兵部队中途拦截印洲队成员时,他则趁乱在远处狙击,想来在那样混乱的局面中,对方发现并且攻击零点的几率会变得异常之小,同时,其余人则趁印洲队陷入拦截中时,尽快赶到死者之都取出复活真经,一旦剥夺了伊莫顿的法力,那时众人才是真正占据了绝对上风。

  既然已经有了决议,众人决定吃些东西之后稍微休息小睡一会,一等恢复体力马上就赶往港口,接着众人劫持一艘商船或者别的什么船就顺游而下,一定可以赶在印洲小队到达死者之都前到达那里,当然了,最保险的办法还是让骑兵沿途拦截,如果可能的话,靠人海战术杀掉他们也不错。

  在众人吃食物时,赵樱空默默提着医疗箱和一个酒瓶就向管理室大门外走去,郑吒也看见了她的动作,他叹息了声就默默跟着走了出去,一到门外,就看见赵樱空默默向着更顶层的楼梯走了几步,拐过一个拐道后,她将医疗箱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了一柄小手术刀。

  “在那边看着的人……过来帮忙。”赵樱空忽然淡淡的说道。

  郑吒挠了挠头,他略有些尴尬的走了出来,却正好看到赵樱空果断的将衣服剪开,顿时露出了脖子下方粉嫩白皙的皮肤,还有肩膀那狰狞的伤口……当然了,那碍眼的缠胸布也落入在了郑吒眼中。

  “那狼的牙齿有种奇怪的病毒,我的肩膀伤口处已经失去了知觉,传说中狼人咬过的人,会被感染变成新的狼人,虽然他的病毒没那么严重,但是我的这边身体几乎已经麻痹了……看到伤口了吗?完全变黑的肉就是染满了病毒的部分,帮我割掉它们……”赵樱空的语气依然淡然的说道,她接着将医疗箱中的酒精灯点燃,将手术刀放在酒精灯上烧了几下,直到郑吒走到她身边时,这个小女孩才默默将手术刀递给了他。

  郑吒定了定心神,仔细看向了那狰狞的伤口,果然好大一圈的皮肉都已经变得了紫黑,看起来特别异常恐怖,他握着手术刀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直到赵樱空忽然轻轻说道:“……上一个为我动手术的人……他是我伙伴,训练时和任务时都会分为一组,但是他死在了我的手中……就仿佛是那个豺狼医生阿罗特一样,作为刺客,常常会因为太多的杀戮和残酷的训练,而慢慢变得了疯狂和变态,当一个刺客受不住种种考验而变质时……就是他们该消失之时了,阿罗特,他也应该一样……”

  郑吒闻言后,他深深吸了口气,当他这口气吐出来时,眼神已经变得了一片茫然,接着他麻利而准确的切割着黑肉,一丁点一丁点的,手术刀不停舞动在了赵樱空肩膀上……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