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馆中交战(三)

“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快给我下来!”郑吒一冲进博物馆就大声叫道,同时,他还看见二楼的一面墙壁忽然剧烈一抖,厚实的墙壁上竟然出现了裂丝痕迹,顿时就吓得伊芙大声尖叫起来,这个女人也算机灵,马上顺着楼梯就向一楼跑了下来。

  欧康诺几人也掏出了手枪,他们还没来得及和郑吒几人打招呼,忽然二楼上一面墙壁猛的爆碎开来,一个身高近三米的巨汉从那处突进了博物馆中,他一进博物馆马上就看见了郑吒,顿时就大声吼道:“只会逃走的懦夫!有种再和我战斗一次试试,看我不把你打成两个小饼饼!”话音未落,他直接大咧咧的从二楼跳了下来。

  郑吒看着这个肌肉巨汉微微一愣,因为这个肌肉巨汉另一条手臂竟然已经恢复完好,除了肤色看起来略有些白嫩以外,这条手臂也是肌肉满布,每一块肌肉都仿佛钢铁一样硬生生直鼓着,而与此同时,肌肉巨汉已经跳到了伊芙与众人之间,嘭的一声闷响,地面上竟然出现了两个脚板印,这可是水泥地面啊,如此轻易就被压出两个脚印,可想而知这肌肉巨汉的恐怖体重和巨大力量了。

  肌肉巨汉看也不看伊芙,他伸手拖过旁边的一个藏书柜,举起这个巨大的藏书柜就扔向了郑吒等人,那力量确实惊人,但是准度偏差同样的惊人,几乎可以说是贴着众人的头皮飞了过去,接着砸在了众人身后的一连排玻璃展柜处。

  博物馆长一阵呻吟,他刚想咆哮几句话时,欧康诺,两个美国人,黑衣人全都拿起枪不停射向了肌肉巨汉,但是他们枪弹的威力竟然连肌肉巨汉的皮肤都无法击穿,一阵啪啪啪的声音之后,子弹开始不停落到地面上。

  “妈的!郑吒,你们从那里惹来这样的怪物啊!是那个怪物的手下吗?”欧康诺边开枪边大声吼道。

  郑吒也是苦笑不止,他也吼着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确实是和那个木乃伊一伙的,总之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吧,这里的战斗已经不是你们能够插手的了,齐腾一!带他们先从博物馆离开!”

  伊芙马上大声尖叫道:“欧康诺!你敢抛弃我,我就是变成木乃伊也不会放过你的!”

  欧康诺马上苦笑着对郑吒耸了耸肩,他拔出腰间的另一把手枪大声吼道:“妈的,我怎么遇到你这么一个女人啊!还不赶快从旁边绕过来!”

  郑吒眼见那肌肉巨汉已经打算转头看向伊芙,他无奈之下只能从纳戒里提出匕首,脚下用力一蹬就冲向了肌肉巨汉,在伊芙遭到攻击之前,他已经抖开匕首斩向了肌肉巨汉的双脚。

  肌肉巨汉的反应却是极快,他脚下一用力猛的跳了起来,在郑吒匕首斩到他之前,这个肌肉巨汉已经跳起数米多高,同时他拳头上戴起虎指一拳轰向了地面,巨大拳压猛的袭来,压得郑吒连后退一步都不能,只能用匕首硬挡向了肌肉巨汉的虎指,轰然巨响,二人所站之处竟然被压得整个崩塌下去,二人直接从一楼掉到了更下面位置。

  周围人都看得呆住了,欧康诺连忙问道:“下面有地下室?”

  博物馆长愣愣的点头说道:“没错,下面是一间储藏文档,破碎的石碑,还有破碎木乃伊碎片的地方……你确信他们都是人类吗?”

  欧康诺忽然抬头看向了二楼,他冷冷的说道:“他们是不是人类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们不拼命逃走的话……估计我们也即将不是人类了吧。”

  在二楼上,之前被枪弹打飞的那个提弯刀干瘦汉子,他正一脸冷漠的站在楼梯口上,他身上竟然连一点枪弹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仿佛枪弹对他根本没有效果一样,那弯刀更是诡异,竟然慢慢的弥漫着了冰冷的雾气,两柄大食弯刀看起来就像冰冷的弯月一样,这个干瘦汉子一声不响的就从二楼跳了下来,再一次扑向了正背对着他的伊芙。

  就在这时,两个女孩又从之前郑吒闯入的地方突进了博物馆中,其中一个短发俊美女孩手上寒光一闪,一柄银色飞刀直飞向了干瘦汉子的脖子,逼得干瘦汉子不得不回刀挡向了飞刀,一声金铁交加之声,干瘦汉子硬生生被飞刀撞出了一米开外,直到这时他才彻底落地,而伊芙却已经扑到了欧康诺怀中了。

  这时闯进来的二女正是赵樱空和詹岚,詹岚看着地面上那个大洞皱了皱眉,她接着说道:“你们先离开博物馆,有事我们一会再说……风灵!”

  詹岚的反应也是及时,二女一冲进博物馆,赵樱空倒提着冥火之牙已经冲向了拿双弯刀的干瘦汉子,她连忙又施展一层风灵加在了赵樱空身上,这个小女孩本来已经快极的速度变得更显诡异,几乎是一闪之间,燃烧着火焰的匕首,已经和那弥漫着寒光的弯刀撞在了一起,一声脆响,干瘦汉子的左手上血光一闪,他的一柄弯刀已经落在了地上。

  “你,你也是刺客世家的人!”干瘦汉子神色大变,他根本顾不得去拣地上的弯刀,而是开始疯狂的向后退去。

  赵樱空眼中满是嗜血的光芒,她提着匕首看似悠闲的一步一步走向了干瘦汉子,其实她的速度比干瘦汉子倒退的速度更快得多,眼看着即将可以攻击到他时,赵樱空却忽然神色大变的向后翻去,在她刚才所站位置上竟然也出现了数柄飞刀……不,不是飞刀,却是数柄晶莹透明的水晶手术刀,一个白色身影从二楼闪出,一名医生模样的金发欧洲人挡在了干瘦汉子的面前。

  在二楼窗户口,一名小和尚带着数名男男女女站在了那里,这名小和尚眼中玩味的看着一楼的众人,那玩味……就仿佛是猫儿看着爪子中想要逃跑的老鼠那样,嗜血,冰冷……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