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法和平!(一)

郑吒被肌肉巨汉一拳击飞的瞬间,那股庞然巨力透体而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他双脚用力蹬在了肌肉巨汉的肚腹间,在拳头轰实肩膀的同时,他脚上用力已经蹬了出去,整个人旋转着撞进了一间民居之中,这股巨力甚至还没消失,又带着他撞出数十米外,这才最终落到了地面上。

  郑吒一落地就从地面跳了起来,他被击中的那只肩膀一阵剧痛,每一下动弹都是钻心的疼痛,但他还是咬牙从另一间民居之间冲了出去,接着混入外面街道的人群中慢慢离开了这附近。

  跑出老长一段距离后,郑吒终于有机会来检查肩上的伤势,撕开衣服后,从肩膀处印出一个明显的拳头印记,在那处拳印的下面,骨头关节呈现出奇异的脱臼模样,不过还好,他的身体强度也已非常惊人,再加上他被击中时所做出的保护动作,让他的肩骨仅仅只是脱臼而已,不过这也侧面看出了那肌肉巨汉恐怖的攻击力,只要击中,基本上就可以让一个人失去战斗力。

  “不过他对力量的控制似乎很差……没有给人很危险的感觉,不然面对他时就能解开基因锁了……”郑吒咬着牙摸住了脱臼的肩骨,接着用力向上一推,剧烈的疼痛顿时从肩膀处传来,不过那脱臼的肩骨终于是被推回到了原处,他尝试着动了动手臂,除了略微有些疼痛以外,手臂的行动力基本没有受到什么妨碍。

  “你刚才提到的……是解开基因锁吧?”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郑吒猛的侧头看去,却看见一个身穿医生服装的人站在了不远处一间高楼的阴影中。

  (没发现……完全没发现他的存在,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郑吒深吸一口气,他又将匕首抽了出来,同时也将微型冲锋枪提在了另一只手上,即便如此,他依然感觉到了这名金发医生的压迫力,比那名肌肉大汉强烈了许多,即便双方之间相隔了数十米远,他依然感觉到一股森冷无比的气息,那是死亡的气息。

  金发医生冷冷的看着郑吒,他轻轻皱了皱眉道:“……放心,我不会现在和你战斗,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和你的伙伴联络,让他们放掉穆罕默得·约里夫,然后我们双方互不攻击,顺便告诉你们的队长,只要我们一方不死一人,我们的约定将持续到本次恐怖片结束。”说完,金发医生慢慢潜入到了黑暗中,一眨眼间,他的身影就从郑吒眼前彻底消失不见。

  郑吒手心间已经出现了冷汗,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金发医生给了他一种很奇特的压迫力,让他不得不拼命去集中注意力,仿佛下一秒就会被这名医生攻击一般,直到这个名医生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后,他才重重的喘息了口气。

  “……零点吗?赵樱空活捉了对方一名队员?”郑吒跑动间取出了联络器问道。

  “……是的,具体情况等你回来再……”

  零点的话音未了,忽然一阵嘶嘶的衣服摩擦声传来,接着小男孩萧宏律略带幼稚的声音传来道:“是郑吒吗?我们的位置不方便透漏,从你的联络机上也找不到我们现在的位置,现在你先到开罗城中央的广场上来,在那里我们会告诉你具体位置所在。”

  郑吒奇怪的看向了联络器,他接着将联络器的搜索范围调整到了极限,也即大约可以搜索开罗城约四分之一的范围,其余队员们的联络器也都出现在了搜索范围中,但是这些联络器的位置却很是有些古怪,它们排成了一个相隔很远的圆圈形,而圆圈的中央正是开罗城中央的广场。

  “原来是这样……果然好算计!”

  郑吒拿着联络器略略一思考就明白了,估计这却是萧宏律所做的安排,将多余的联络器分散到广场四周,而他们那里只保留一个联络器,这样即便是持有联络器外出的人被杀掉或者控制,也不得不从广场四周一个一个位置寻找起,而这几个位置应该都可以互相观察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寻找联络器的敌人就绝对死定了……因为零点的高斯狙击枪可不是吃素的!

  郑吒慢慢向广场越去越近,一路上他一直全神贯注的注意四周,甚至好几次还特意翻过了几处民居和巷道,值得庆幸的是,似乎真没什么人跟踪着他,所以到后来他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不多时就来到了开罗城中央的广场处,当他人一出现在广场上时,联络器顿时就响了起来。

  “郑吒,从你现在的位置一直走到广场中央,顺着前面一直走出广场,这期间不要有任何动作……赵樱空会负责察看你后方是否有人跟踪,那么开始吧。”

  郑吒把这段话听完后,他深吸一口气就向着广场中央走了去,一种奇特的感觉从他身上扫过,那是一种被人从远处窥视的感觉,虽然很不舒服,却没有给他危险感,直到他整个人已经走出广场以后,联络器才再次响了起来。

  “我们在广场南方的钟楼顶端,快些过来吧,给你看些有趣的东西……”萧宏律的声音从联络器里传了出来,隐约间,他还听到了一阵金属撕裂的声响。

  约莫数分钟之后,郑吒终于是安然来到了钟楼顶端,当他推开钟楼顶端的管理员房间大门时,顿时就看见所有人围在了一张桌子旁,他们甚至连他进入房间都没什么反应,只有零点,张杰几人转过头来看了看他,接着他们又转过头去看向了桌面。

  郑吒本来还想抱怨他所遇到的危险,譬如差点被一个满身肌肉的男人打成小饼饼之类,但是当他看到众人的反应后马上就好奇起来,于是他连忙走到了那长桌边,低头一看,差点把早饭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长桌上躺倒着一个大胡子阿拉伯人,萧宏律正一脸狂热的解剖着大胡子的肚腹,并且不停从里面拿出一颗颗炮弹或者是微型导弹,而大胡子的背脊上还插着一把燃烧火焰的匕首……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