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岚,日,夜与……终战开端!(上)

商议妥当之后,众人也不迟疑,各自收拾好物品就退了房间,接着众人开始朝广场上行去。

  此刻正是黄昏时分,广场上也可以算是人山人海,六人寻了处空闲坐椅就坐了下来,接着零点和赵樱空一声不响的跑去观察地形了,而剩余四人则戒备的看着四周。

  随着天色渐渐黑暗下来,广场上的人群在变多之后开始逐渐减少,等到四周人群已经开始变得零零落落时,零点和赵樱空终于是从黑暗中走了回来。

  郑吒笑着说道:“辛苦了,已经探清周围的环境了吗?没有遇到攻击吧?”

  零点默默点点头,赵樱空淡淡说道:“护身符纸没有任何异样,周围环境也探得差不多了,从这里向西是几座商场楼房,上面很适合狙击,其余三个方向则是开阔的公路,如果消灭了咒怨主体后,因为我们的枪声而引来警察的话,要逃走的方向是东边,那里有一个下水道入口……其余的暂时还不清楚,如果要完全探明四周情况的话,大概还需要一两天时间。”

  郑吒笑着说道:“不,已经足够了,我们害怕的只是咒怨而已,只要消灭了咒怨主体,遇到警察我们直接投降好了,七天时间一完结,我们就直接回到了‘主神’空间,所以只要消灭了咒怨主体,我们根本就不必害怕警察。”

  此刻整个广场上已经行人寥寥,郑吒六个人背对背坐在一起看起来甚是妨眼,已经有好几堆巡逻警察来晃于他们身边了,当然了,谁规定晚上就不能坐在广场上?所以这些巡逻警察也并没有干涉什么,只是不停拿眼睛去瞟他们。

  “我在我们中间放了两张护身符,每次两个人守夜,只要发现护身符燃烧就叫醒其余人,大家如果没意见的话,就由我来分配守夜配对吧。”

  等到大约十二点钟左右,众人看起来都有了些睡意,毕竟这些天来众人都是提心吊胆在过活,除了得到佛经那天晚上以外,谁人敢塌塌实实睡个安稳?即便郑吒不说出这个提议,片刻之后众人肯定也会商量决定。

  “那么零点和赵樱空一组,张杰和齐腾一一组,我和詹岚一组,先由张杰与齐腾一你们来守第一岗,我和詹岚守第二岗,至于第三岗就拜托零点你们两人了,每一组守三个小时,大家都没问题吧?”

  这次分组郑吒却是留了个心眼,每一名新人身边都伴了一名资深者,张杰的身手对付齐腾一自然是没问题,而零点和赵樱空比起来虽然实力稍差,但是他却拥有足够的机警,若是赵樱空有了什么反常的地方,他肯定会马上叫醒众人,这样应该就不会再出现丢失佛经时的事了。

  三个小时的时间晃眼即过,特别是当人瞌睡来极时,仿佛刚躺下去就被人叫醒了一般,还好郑吒意志力也算惊人,他用力拍了拍自己双脸就慢慢清醒了过来,可惜詹岚这个小女人就没那么大意志力了,这个小女人模糊着双眼努力想要张开,但是瞌睡来了时,那眼皮仿佛有千斤巨重一般,这个小女人此刻看起来真的是可怜极了。

  “詹岚,你接着睡吧,由我来看守周围就行,其实只要注意护身符究竟是否在燃烧,一个人也足够照看的了。”郑吒笑着温柔的说道。

  詹岚朦胧着双眼轻轻晃了晃脑袋道:“不要,你和我说说话吧,一说话我整个人就会慢慢清醒过来。”

  “那就说话好了……”郑吒想了想,苦笑着说道:“可是该说什么呢?我给你说个冷笑话,有一头北极熊很无聊,它就开始拔自己的毛,接着当毛拔光时……”

  “不要不要,不要给我说冷笑话,你从以前开始就只会给我说冷笑话,这些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詹岚居然用力摇了摇头,她晃荡着坐到了郑吒身边,接着慢慢倚靠到了他怀里。

  郑吒浑身都僵硬了起来,他一动不敢动的道:“那好,不给你说冷笑话了……那说说我们现在的情况吧,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像一个白痴?觉得自己仿佛救世主一样,其实连自己的性命都没个保障,却妄想着去拯救这个拯救那个,为了那些新人们,差点连自己团队的人都一起害了,不,是已经害了,如果不是我的话,说不定那佛经……”

  “如果不是你的话,说不定我们根本就不会去找那佛经。”詹岚虽然眼神还是有些朦胧,但是她的神情确确实实已经开始清醒过来,她依然倚靠在郑吒怀里喃喃的说道。

  “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跟在你身边很有安全感呢……现实世界里已经见过太多这样的事了,看见人被抢时冷漠旁观,到了自己被抢时,却大呼周围人冷漠……在恐怖片轮回的死亡世界里,本来应该是谁都不肯相信谁,所有人都会怀疑对方甚至相互攻击,但是我们五个人却是真心的跟在了你身边,虽然说不出来,但是我们都相信,当我们五个人遇到危险时,你一定会尽全力来拯救我们,所以这个团队才会存在啊。”

  郑吒苦笑了起来,他摇摇头道:“我没你说的那么高尚,我只是希望凝聚众人的力量,以便在这样的恐怖片里活下来罢了……相比于我愚蠢的善良,其实楚轩的做法才是真正的有效率,至少他会带领大部分人活下去,而我却可能带着大部分人步向深渊,不是这样吗?”

  詹岚也轻轻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楚轩是个很可怜的人,虽然不知道我这感觉是怎么产生的,但是每一次看到他冷淡的表情,都会觉得他似乎很累的样子……不说他了,你的善良才不会是愚蠢呢,你的善良凝聚住了我们这个团队成员的心,只需要以后认真挑选新人就行了,那份善良请一定保留它……如果我或者别的成员陷入了绝境,你会来救我吗?”

  郑吒认真的点点头道:“恩,一定会来救的……我说过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已经得到认可的成员,如果是他自己的责任而导致危险,我会顾全团队大部分人,如果是因为团队的责任而让他陷入危险,那时即便只剩我一人也罢,我一定会去救他!”

  “是吗?你还真是……”詹岚忽然靠在郑吒胸口上慢慢哭泣了起来,她越哭越伤心的喃喃说道:“为什么你会那么像他?你这个傻瓜,白痴,大笨蛋,为什么要装好人一样的去见义勇为啊……为什么啊?谁也不会记得你的,再隔几年我也会忘记你的模样,忘记你的身高,忘记你身上的汗味……我也会忘记你啊,你这个大笨蛋,为什么是个好人啊……”

  郑吒不敢有丝毫动弹,他就这么僵硬着身体默默坐在那里,不多时,胸口上已经被詹岚的眼泪哭湿了一大片,不单如此,詹岚更是死死抱住了他的腰身,让他连一丁点回退余地都没有。

  也不知隔了多久,当詹岚的哭声渐渐小起来后,郑吒才慢慢说道:“如果想说的话,我会安静听的……”

  詹岚却只是用力摇了摇头,虽然她的哭声已经止住了,但是依然死死抱着郑吒不肯松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寻找一丁点安全感一样,这样持续了不知多久,直到二人身后传来一声轻咳时,詹岚才猛的松开了双手,低着头到了一边椅子上睡下,整个过程她根本不敢看周围一眼。

  那边零点和赵樱空已经醒了过来,二人都是静静的看着郑吒,那目光看得郑吒也是老脸一红,他打了个哈哈,也随便找了个椅子躺下,脑海里却不停回荡詹岚的哭声,还有他胸口仿佛依然湿润的泪痕。

  时间飞快,一夜无话,第二日众人基本上都是一起行动,随便找家饭馆吃了些饭菜,又在附近酒店开了间房各人梳洗了一下,接着众人又回到广场上继续孤守,晚上来临时又是分组守卫,而当郑吒和詹岚开始守卫时,小女人马上一声不响坐到郑吒身边,张开双手死死抱住了他,引得郑吒只能在那里苦笑不止。

  时间依然飞快……转眼已是第七日黄昏,只要再坚持七八个小时,众人将从这个恐怖的咒怨世界里回到‘主神’空间,虽然未曾杀掉咒怨主体确实有些遗憾,但是相比之下,众人能够平安活下来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黄昏时的广场上行人拥挤,众人经过这数天的困守熬夜,实际上他们已经是精疲力竭,所以此刻虽是黄昏时分,众人还是已经分了组开始休息。

  郑吒睡得正香时,忽然就被人推醒,他思维还有些迷迷糊糊时,张杰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郑吒!詹岚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郑吒忽然跳了起来大声问道:“詹岚不见了?她不是在这里睡觉吗?怎么可能忽然不见了?护身符纸呢?燃烧了吗?”

  零点和赵樱空也都被吵醒过来,张杰急急的说道:“我和齐腾一连个盹都不敢打,一直全神贯注的看着四周,那两张护身符纸也都完好无损,刚才行人比现在还要多些,是不是她和着这些行人一起离开了?”

  郑吒这才注意到天色已经发黑,看时间约莫是八点多将近九点时,他正想再问些什么,忽然联络器震动了起来,他一把按开联络器道:“詹岚吗?你人在那里?去什么地方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下?不知道大家都担心你……詹岚?”

  联络器里的詹岚不停哭泣着,她边哭边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忽然被冷醒了,我醒来的地方居然是阳光酒店我们租下的那间套房里,我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之前明明是在椅子上睡觉……呜,郑吒,我带的护身符纸正在燃烧,我好害怕……”

  郑吒听得浑身一震,护身符纸正在燃烧啊……这分明就是……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