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安息(下)

“从现代医学来看,人类的情绪完全由体内激素所控制,任何一种激素控制着任何一种情绪……”

  浑身上下仿佛是套着一层厚实的人肉铠甲,没有触觉,痛觉,嗅觉,味觉,整个人只能从看和听去分辨世界的一切,没有情绪,不懂的哭和笑,却强行命令自己去思考哭和笑的模样,只能不停思考着该表现什么样的动作,而不是由内心自发的表现……

  很累啊,好想从这铠甲里走出来,想要闻着周围的味道,想要品尝美味的食物,想要感觉这周围的触感和硬度,想要受伤和疼痛,想要开心和大笑,想要自然的流露出心里的自己……

  但是已经不可能了,连“主神”都只能修复损伤的基因,而这段基因并没有任何损伤,它是从最开始就被变异了而已,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

  所以,好累啊,已经不想再思考任何时候怎么该用什么表情了,如果能够彻底安静下来,不思考,不模拟,只是静静的睡去,这样就很好了……

  楚轩不停抬枪轰向眼前发出咯咯咯咯声响的惨白女人们,他的双枪威力极大,每一弹轰去都将惨白女人身上轰掉碗口大小的一块,十枪左右就足以将一个惨白女人轰碎,但是他正面至少有二十余个惨白女人不停爬向他,两把手枪却是无论如何也轰不尽它们的了。

  楚轩双手一抖,手枪弹夹落地的同时,另外两发弹夹已经重新装填上去,他忽然向身边墙壁冲去,在那些惨白女人离他还有数米远距离时,他忽然迈步冲向了墙上,接着脚下用一蹬,在惨白女人们触碰他之前,凌空越过了惨白女人们,两把手枪更是连连点射,将身下的惨白女人们全部轰成了碎片!

  “第四波!”

  地上不停传来啪啪啪的弹壳落地声,从那两把厚实手枪里也飘起些许青色烟雾,楚轩默默的看向四周,解开基因锁状态之后,他对于危险的预感已经到了非常灵敏的地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他却并没有再感觉到危险……咒怨,仅仅只是这个程度?

  “不!没有奖励点数,没有任何提示,还会继续……”

  楚轩默默的戒备着,忽然他前方光芒一亮,在这个楼顶上方竟然出现了一连排日式风格的纸门,看起来就像是非常普通的民居入口一样,接着那纸门缓缓打开,在纸门后面是一个普通的民居房间,里面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争执着什么。

  那个男的似乎正在不停殴打女人,接着就见他从桌子上提一把刀就捅向了她,之后鲜血翻翻,女人瞪大了双眼不信的倒在地上,而那个男人似乎并没有因此收手,反而是提着刀开始不停切割支解女人的尸体,这个女人的尸体不停痉挛颤抖,只有那双眼睛死死瞪着楚轩,这个女人的模样竟然和之前那些惨白女人鬼魂的模样完全一样,那双染满鲜血的脸看起来狰狞得吓人。

  楚轩默默看着眼前一切,他手上的厚实手枪又一次换上了新的弹夹,直到那个男人猛的转过头来时,楚轩才抬枪向那男人射击而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灵类子弹并没有将男人轰碎,反而是直接从男子身体里穿透过去。

  “幻觉?亦或者是……”

  楚轩停下了扣动手枪,他的预感告诉他眼前什么也没有,没有物体靠近,没有什么民居,甚至连一丁点危险也没有,所以他只能冷冷的看着那个男人慢慢向他靠近,然后这个男人挥动手里菜刀剁向了他。

  (危险!这种感觉……)

  楚轩脚下一蹬,猛的向后跳去,但是他前胸口的衣服还是连皮带肉割下了一大块,不,不是割下的,而是他的皮肉连带布料全部消失不见了……他只是忽然觉得肠子一沉,从那里传来了一种奇特的涨肚感。

  “被攻击的部位消失后进入我肠子里,怎么做到的?不是物理也不是什么精神攻击……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鬼怪类攻击吧。”

  楚轩抬枪又轰向了男子,但是一如之前,枪弹在轰中男子后直接对穿过去,而他的感觉又一次告诉他四周平静,没有任何的危险存在。

  “不可能不存在,换句话说,平常时攻击无效,只有当你进行攻击的瞬间才能……”

  楚轩平静的将一只手臂伸向了男子,任由这个满身血污的男子一步步慢慢靠近,接着这个男人提起菜刀砍向了他的手臂,而同时,楚轩另一只手的手枪不停连射,在他手臂消失的同时,也将这个男人全身上下轰得粉碎,这个男性鬼魂和其余鬼魂一样完全消失不见了。

  “呕……好涨的感觉,还是喜欢吃颜色好看的食物……”

  楚轩一直处在解开基因锁状态,他的手臂喷出几股血后慢慢止住,而另一只手轻轻一抖,那把厚实手枪的弹夹再一次换上。

  “第五波……完结!”

  楚轩在原地静默了数秒,突然他的预感变得强烈起来,仿佛像是鬼魂正在攻击他一般,可是他举目望去,四周却连一个鬼影也没有,渐渐的,这种预感已经强烈到极限。

  “是隐身的吗?或者说……是在我体内?”

  楚轩忽然感觉到自己内脏不停痉挛,他嘴鼻里开始喷出血来,接着他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黑血,黑血中还带着无数内脏碎片。

  “这就是第六波吗?从体内攻击内脏……”

  楚轩忽然淡淡笑了起来,他想也不想就反转枪口指向了自己肚子,然后猛的按下扳机……

  “看见了吗?他又在思考那四道数学无解题了,真不知道他除了求知欲以外,还有什么欲望存在……”

  “嘘,小声点,他现在已经是研究组副组长了,等楚总去了之后,他肯定就是组长……你就不怕他来找你麻烦吗?”

  “嘿,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这么一个僵尸人还会找人麻烦?他恐怕连找人麻烦的欲望都没有吧……”

  楚轩默默看着手里的笔记本,以他的耳力自然听得到周围人那些窃窃私语,但是比起手中的数学难题,他甚至连抬头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只想静静的坐着计算数字……

  当年那个头发花白的壮实老人此刻已是白发苍苍,这个老人躺在病床上,默默看着坐在他身边的楚轩,这个少年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仿佛二人只是街边路过的陌生人一般。

  老人手上挂满了点滴,他努力张开嘴说道:“楚轩,你还恨我吗?”

  “为什么恨?”楚轩淡淡的说道:“为什么我要恨你?”

  老人苦笑着道:“是啊,为什么要恨我,你是不能恨我的了……如果你真的恨我,可能我还会心安的离去。”

  楚轩张了张嘴,最后他还是淡漠的说道:“他们说你要死了,已经……没有办法救得回来了吗?”

  老人轻轻摇摇头道:“以现在的科技而言,我还能和你说话已经是万幸了……楚轩啊,不要学我们一样,妄图用科技去改变人性,凡人的智慧啊,只会对生命充满怨怼,但是谁又会知道呢?我们的缺点,我们的欲望,我们身上的种种缺憾,其实这才是上天留给我们的珍宝啊……楚轩,对不起,如果还能再来一次,我希望能给你一个真正的童年,一个普通的生命,对不起……”

  楚轩眼神微微一黯道:“是吗?你快死了啊……什么时候死?”

  老人却突然撑起身体大声说道:“你也想死吧?不,你早就想死了吧?是因为我束缚着你的关系吗?因为我束缚着你,所以才让你那么痛苦的活下去……你想在我死后就自杀吗?或者是寻找办法让别人来杀了你?不……”

  “楚轩,我还有很多科技没有研发完成,是的,还有好多好多科技没有研发出来,比如稳定氢聚合反应堆,比如高斯超远程炮,比如高效电池……楚轩,你代替我把这些东西都研究出来吧,答应我,在组里得到这些科技之前,你绝对不能死!答应我!”

  楚轩默默的看着老人半天,直到老人的呼吸已经渐渐急促起来时,他才淡淡的点了点头,而这时老人抓着他的手,开始慢慢向下滑落……

  “……儿子,既然你没有活着的欲望,那就带着我的欲望一起活下去吧,最后一次,让我再束缚着你最后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

  楚轩躺在地上静静的看着星空,这份星空的美丽当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每一回只有看着这无边的星空,他才能停止脑海里无数的思考,只有这一刻他才能真正安静下来。

  “那并不是束缚啊,爸爸……是因为我真的太累了,让我安静一下吧,安静一下……”

  在楚轩的不远处,从那楼房黑影里慢慢站立起来一个十米高大的惨白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咒怨中的女主角,咒怨主体枷椰子。

  在那巨大鬼魂爬近之前,楚轩已经慢慢合上了双眼,而他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微笑,安静而详和……

  “郑吒,这是我最后的提示了……谢谢你……”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