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安息(上)

又来了吗?

  在一个充满透明液体的玻璃槽里,一个刚刚成型的小婴儿飘浮在其中,而在玻璃槽外,十多名中年研究人员热烈的讨论着。

  “唯一一个存活体啊,楚总,我们成功了……十年啊,十年时间才终于得到这么一个存活体啊!”

  “是啊,上面早已经不耐烦了,几百亿啊,十年时间几百亿啊……但是终于也是成功了。”

  “一开始就拥有研究员级别的知识,无与伦比的智慧,强壮的身体,永不疲惫和软弱的心灵,不会被任何疾病打倒,这样的人简直就是超人啊……”

  这群研究员不停兴奋的讨论,只有为首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并没有附和这些话语,他温柔的看着玻璃槽里的小生命,并且将自己的手掌印在了玻璃槽上。

  小生命仿佛已经有了知觉,他努力的竖着小手想要去合那只手掌,但是毕竟才刚刚成型而已,老人只能看到小生命指头不停的动弹,那可爱的样子惹得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楚轩默默看着那不停发出咯咯咯咯声响的惨白女人,他双手一抖,两把宽大的手枪出现在了他双手上,啪的一声脆响,两发弹夹已经紧紧契入手枪里。

  “就让我证实一下最后的猜想吧……”

  楚轩抬枪就向那惨白女人轰了去,他仿佛不用瞄准似的,每一枪都准确轰在惨白女人的额头上,数秒之后也不知道轰了多少枪,整个惨白女人的头颅都被轰烂。

  这惨白女人仿佛并没有实体一般,子弹穿过她的身体打在了背后墙壁上,而她的身体却仿佛雾气一样重新合拢,接着那脑袋又变得了完好。

  “物理无法伤害到吗?幻觉?亦或是……阿诺,攻击吧!”

  楚轩话音刚落,不远处黑暗中忽然射出一条火蛇,啪啪的枪弹声响起,惨白女人顿时被打成了马蜂窝,身上不知道出现了多少颗弹孔,而且这次的弹孔不再像上一次那样迅速密合修复,只见她身上的弹孔慢慢变大,那些落地的银白色弹壳却迅速变灰变黑,随着阿诺枪弹不停扫射,这个惨白女子终于是被打得烟消云散。

  “果然……没有奖励点数,而且必须是大量灵类子弹累积伤害,这才能消灭一个灵魂体……”

  楚轩双手一抖,两把厚实手枪的弹夹应声而落,接着又是两发弹夹重新装进手枪中,同时他大声说道:“阿诺,小心身后,灵魂体很可能会先攻击伤害到它的人。”

  黑暗中的大块头闻言正要向后转身,忽然从他后背上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臂,一个全身惨白,容貌扭曲变形的女人就这么诡异的从他身后钻了出来,而这个女人眼睛一看向阿诺,大块头顿时就停在了当场,只有他的身体剧烈颤抖不停,身上肌肤更是开始逐渐发青变白。

  “……不能触碰,否则会失去身体控制力吗?”

  楚轩提着手枪一阵连发,那女人露出头颅瞬间被轰得粉碎,并且因为灵类子弹的关系,头颅竟然无法再次复原完好,可是她身体部分依然还在行动,被她从后抱住的阿诺皮肤已经近乎青灰,这个大块头只有眼睛不停看向楚轩。

  “必须是身体每一部分都要攻击到……”

  楚轩闭了一下眼睛,当他再次张开时,两把厚实手枪已经不停轰击而去,将阿诺连带着惨白女人一起轰碎,这手枪威力极大,阿诺哼都没哼一声就被轰死在地,而那惨白女人也彻底消失不见。

  在冰冷的基地内,一个小男孩面无表情的翻动着手上魔方,数十秒后,整个魔方被翻回了原样,也即四个面都成了同一个颜色。

  小男孩将魔方扔弃在地,接着又面无表情的开始玩另一个玩具,拼砌图,一个巨大有一米左右的砌图在他手上渐渐成型,中间竟然连一次错误拼合都没有,一次性的将整副砌图拼了出来。

  “智力很高啊,记忆力甚至将整副砌图每一块的位置都记忆了下来,与其说那是人脑,倒不如……”

  “倒不如说是电脑吧?而且这个孩子从来没有笑过,那样冰冷的表情看得人简直是毛骨悚然啊。”

  “何止是没笑啊,他没有痛觉,没有触觉,没有嗅觉,没有味觉,甚至因为基因体修改时,过度强调心灵的坚韧,他居然没有正常人所该有的一些化学分泌体系,换句话说,他不会有烦恼,因为体内没有这方面的分泌物质,不会有痛苦和开心,不会觉得恐惧和害怕,甚至不会想要做爱……”

  “这还真是像一个机器人啊,这样一个连生存欲望都没有的基因改造人,真的是我们所期望的超级人类吗?说不定他现在心里只想着怎么去死,如果我是他的话……可能连一秒都坚持不住就会想自杀,那样的生命真是太痛苦了。”

  “好了!都给我闭嘴!”

  在离小孩子不远处的一个玻璃窗后面,十数个研究人员不停叽叽喳喳说着什么,而为首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忽然大声怒喝起来,他冷冷的注视着身后那群研究人员,一时间竟没有人敢和他对视半眼。

  老者推开玻璃窗旁边的小门,他默默走到了小男孩身边,这个小男孩只不过淡淡看了他一眼,接着又开始注视他手里的一个解密锁去了。

  “楚轩,想去看看星星吗?”

  “……星星?”

  “是的,基地外面才能看到的东西,呵呵,虽然你记忆里是有星星的知识,不过那种东西不是用知识都能形容的,必须是要用肉眼去看才能明白它的美丽啊……走吧,我带你去看星星。”

  楚轩抬头看着天空,星星……确实不是用知识能够形容的东西,满天的星辰美丽如斯,每看一回星空,总觉得记忆里关于星星那部分的知识消失了一些,取而代之的,是这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丽啊。

  一只惨白的手缓缓出现在了楚轩脖子边,但是在手触碰到他的瞬间,楚轩眼身一变,整个人猛的倒翻过来,手中厚实手枪不停连发,当他翻转落地时,站在他身后的惨白女人已经被轰成了碎片,不,应该是连碎片都再也不见。

  如果郑吒和赵樱空在这里的话,他们会惊讶的发现楚轩现在竟然是解开基因锁状态,而从那纯熟的身手来看,他所解开基因锁的程度绝对不亚于郑吒和赵樱空二人,甚至于更接近郑吒一些,在他倒翻过来轰碎了身后惨白女人后,手枪弹夹再次脱落,两发弹夹从他袖子中直接落进手枪里。

  “依然没有奖励点数,难道七的暗示是指……”

  就在楚轩沉思着时,忽然四周咯咯咯咯声大作,从他所站望去,四周的楼顶边缘处不停伸出惨白色的手臂,数十上百个惨白女人从四周楼顶边缘处爬了上来,这些惨白女人全都发出咯咯咯咯的声响朝楚轩爬去。

  “每杀掉一波,则下一波的鬼魂变得更强……目前已经杀掉三波,那么这一次代表的是第四波吗?”

  楚轩开始朝某一个方向跑去,手枪也不停向那边轰击,待到手枪子弹全部用完,他前方的所有惨白女人已经全部被打得烟消云散,他双手一抖,手枪弹夹再次换上,接着转身就朝身后那些惨白女人轰去……

  “呵呵,楚轩,第一次出基地来,感觉怎么样?”

  “……很黑。”

  “哈哈,和基地里面比起来自然是很黑了,走吧,这附近有块草地,去那里躺着看星星吧。”

  一个老人牵着一个小男孩,他们边走边说着话,那个小男孩神情始终很淡漠,即便这个老人有一句无一句的逗他说话,小男孩依然是淡淡着表情不想回答,直到老人带着他在草地上躺下来后,这个小男孩才眼前一亮的看向了顶上的星空。

  “哈哈,很美是吧?这里没什么灯光,基本上可以很容易的看到天上的星空,如果是在城市里的话,这样的星空根本无法用肉眼看到呢……”

  老者不停给楚轩说着话,而这个小男孩却一言不发的看着顶上那片星空,老者说着说着忽然沉默了下来,好半天后他才继续说道:“抱歉,是我的错,原本以为一个出生开始什么都懂,没有痛苦,心灵坚韧无比的人会是全新的超级人类,但是……”

  “普通人虽然会犯许多错误,但是他们懂得不停改正,懂得如何适应这个世界,懂得如何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虽然一开始确实是非常弱小,确实会犯各种错误,但是只要还有进步的欲望,只要普通人还一直活着,这种进步就是无可尽止的,而且他们心里有欲望,金钱欲,繁殖欲,支配欲,拯救欲,生存欲……呜,我错了,将你身上的一切欲望都剥夺干净,却让你连活下去的理由都没有了,我错了……”

  一个头发苍白的老人,他抱着小男孩不停哭嚎了起来,而小男孩伸手摸了摸老人的眼泪,他眼中仿佛也有了些微湿润,只是那里的眼泪却无论如何也流不出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