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三日!丑恶(三)

众人快速商量了一下,零点,詹岚二人上到楼顶去寻找他们的踪迹,一个负责狙击,一个负责保护狙击手的身后,詹岚也有一把微型冲锋枪,至于齐腾一因为脑震荡还没恢复,众人只能将他留下来,于是郑吒,张杰,赵樱空三人乘着电梯追向楼下,而零点和詹岚则向楼顶而去。

  “已经发现他们了,在娱乐街入口处,他们似乎正在自动提款机那里取钱,佛经在逡众仃手上,从你们的位置向左跑去,大约半分钟后可以追上他们,二十秒后我会开始狙击……郑吒,速战速决,要在警察到达前将佛经带回来。”

  “……好!”

  郑吒三人向公路左边跑去,边跑他边问向赵樱空道:“赵樱空,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们不向警察泄露出我们的踪迹?”

  赵樱空愣了一下道:“杀掉他们咯。”

  “杀掉要扣分的。”郑吒说道:“别的办法呢?你们杀手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可行吧?”

  “那就很简单了,砍掉双手双脚,刺瞎双眼,割掉舌头,震聋耳朵,如果你要更简单一些,可以用银针刺入他们的背脊,让他们直接成植物人就行了……需要我帮忙吗?”

  “不!”郑吒默默的说道:“我的责任由我自己来承担……”

  众人跑着时已经看见了前面的自动提款机,在自动提款机边的正是陆仁甲三人,陆仁甲正在取钱,逡众仃则抱着文表看向自动提款机,只有那身穿睡衣的铭烟薇看见了正在冲来的郑吒三人,她竟然朝三人露出了嫣然一笑。

  “嘭!”

  一声剧响,逡众仃的左腿瞬间消失,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左腿击成了碎肉,高斯狙击弹的威力甚至打入了他脚下水泥地里,将地面上打出一个碗口大小的深坑。

  枪声响起后,三人明显都愣了一下,陆仁甲反应最快,他转身就抓住铭烟薇挡在了身前,手里那把手枪更是死死顶在铭烟薇头上,而在他们身边,逡众仃倒在地上疯狂嚎叫起来。

  陆仁甲一看见郑吒三人冲来,他马上就大声叫道:“别过来!谁敢过来我就杀掉她……还有那佛经,逡众仃!只要他们再敢踏前一步,你就把那佛经给揉碎了!”

  郑吒三人马上就停了下来,此刻离陆仁甲三人只有不到五十米距离,郑吒冷冷的说道:“别的话我也不想说了,放下佛经,我让你们安全离开。”

  逡众仃抱着断腿边嚎边道:“离开个屁!你们知道‘那东西’有多恐怖吗?没有了佛经我们还不如自杀更痛快,妈的,你们为什么要追出来?为什么不让我们安全的把佛经拿走?你们那么厉害,为什么不把佛经让给比你们弱得多的我们!呸!什么把佛经放在大厅里人人都可以避免啊,明明就是你们几个资深者想要霸占它,我抄你们全家!”

  郑吒心里已是恨得咬牙切齿,这样丑恶的人性他还是首次见到,虽然书本上和电视上经常出现,但是真的出现在他眼前时,这种震撼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真的……错了吗?)

  逡众仃说话的同时,又是一声枪响,他抱着佛经那只手臂齐肩而断,断臂带着佛经文表一起落在了地面,眼见如此,郑吒和赵樱空同时向那边冲去。

  逡众仃似乎也是铁了心,他知道肯定是零点在某处狙击他,还记得第一次相互介绍时,零点说出了自己是狙击手的话,当下他再不迟疑,疯狂嚎叫着将佛经向公路上猛的扔去,在扔出佛经的同时,他这条手臂也被齐肩轰断,但那佛经却不可逆转的落在了公路上,啪的一声脆响,一辆飞驰而过的轿车狠狠压过文表,带着粉碎的佛经页面随风而散,地面上只剩下点点金色映入众人眼眶。

  “不!”

  郑吒已是怒得睚眦俱裂,他抬起匕首狠狠砍向了正在疯狂嚎笑的逡众仃,嘶的一声轻响,逡众仃那狰狞的头颅被砍得飞出老远,落在了公路上……被疾驰而过的车辆压成了肉泥。

  “杀掉成员一名,扣除奖励点数一千点……”

  郑吒脑海里响起了“主神”那特有的严肃声,他也顾不得仔细听“主神”究竟说了什么,只是赤红着双眼又看向了陆仁甲。

  陆仁甲此刻已经被吓得手脚发软,他裤脚下不停流着出黄色液体,当他看见郑吒又看向他时,这个大学生浑身打着摆子道:“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杀人不是要被扣一千点奖励点数吗?不要杀我……”

  “嘭!”

  却又是一声巨响,陆仁甲双手都在颤抖,握着手枪那只手更是颤抖得剧烈,接着顶在铭烟薇脑袋上的手枪火光一冒,她脑袋顿时被打得半边粉碎,白的,红的,黄的,一下子全都流了出来,所有人都愣愣看着这个美艳女子缓缓倒地,数秒之后,陆仁甲忽然癫狂般的大声笑起来。

  郑吒还没有任何动作,在他身边的赵樱空却猛冲了上去,只见这个小女孩猛冲到了陆仁甲身边,双手指甲一划,陆仁甲握枪那条手臂就整个被断了下来,然后是另一条手臂和双腿,尽管污血喷了她一身都是,但是这个小女孩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最后她真的做完了之前给郑吒所说的话,砍掉双腿双手,割掉舌头,刺瞎双眼,刺聋双耳,直到这时,赵樱空才抖了抖手上的血迹慢慢走回到郑吒身边。

  郑吒默默从纳戒里取出止血药剂,将陆仁甲身上的伤口喷了几下后,他接着掏出联络器对零点说道:“零点,附近如果有街头摄象机就麻烦你打掉,还有帮我们找一处可以藏身的地方,等警察离开后,我们再找个时间回来。”

  “……明白,从你们所站地方一直前进五百米,那里有个下水道入口,进入下水道后一路向右跑,大约第十二个向上通道处是座公园,在那里等到中午人多时再回来吧,记得先把染血的衣服换下。”

  “零点,谢谢……那句对不起,等大家聚在一起时,我再亲口说吧……”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此刻正是深夜时分,三人顺利来到了公园里,只是公园深处漆黑一片,光是看一看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无奈下,三人只好背对背各自看向一边,而在他们背中间则放着数张护身符纸。

  (我真的做错了吗?难道将新人当作炮灰,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他们,这才是正确的做法吗?)

  郑吒只觉得脑袋里仿佛有只手不停在搅拌,正当他觉得脑袋生疼时,他的联络器再一次震动了起来。

  “零点吗?发生了什么事?”

  “是我……”

  郑吒浑身一震,这个声音却是……楚轩的声音!

  “事情我都看到了,大概能够猜到你现在的心情,那么想和我谈谈吗?”

  郑吒呼了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有,这些天你都藏在什么地方?”

  “藏在那里并不重要,咒怨是不会因为距离长短而放过任何人的,你们白天去的那座寺庙我也去过了,很可惜,晚上时那开字山门并没有白天的功能,事实上,你们手上的佛经或许是完成这个恐怖片重要的‘道具’呢……”

  “……是因为联络器可以偷听吗?”

  “没错,‘主机’在我手上,你们的副机所说的话我都可以听到,即使不开机也无妨。”

  郑吒看了看联络器,他苦笑着道:“是来嘲笑我的吗?是的,我承认我失败了,我承认我做错了,像个白痴一样去认可伙伴,却被自己认可的伙伴从背后捅了一刀……楚轩,你从最开始就预见到我会做错事,所以才离开这个不安全的团队吗?”

  “不,我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看看星星罢了……”

  此刻在阳光酒店不远处的一座高楼顶端,楚轩坐在高楼边缘处默默看着天空,他淡淡的继续说道:“没有什么是真的对,也没有什么是真的错,你想得太多了……伙伴固然重要,但是身为首领却不可以将自己放在和他们平等的位置上,能力越强责任越大,你所负担将是所有队员的安危,该抛弃什么,该坚持什么,或许这方面你还有所欠缺……”

  “你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一视同仁了……这个恐怖片轮回需要的是选择,我们选择的道路也罢,‘主神’选择进来可能会进化的新人也罢,又或者是在恐怖片里适者生存的选择,你必须要看清谁能成为你的伙伴,并不是那些根本不适应这恐怖片轮回的人,如果你选择了他们,那么他们被这个世界淘汰时,也将拖着你的手一起被淘汰……”

  “人的一生都是慢慢成长起来的,我很羡慕你们啊……知道错了会懂得改正,并不是一切早就知道,郑吒,慢慢成长起来吧,记得,你要将自己放在首领的位置上,而不是站在队员的位置上和他们一起抱怨,而且选择伙伴时也尤为重要,没有才能的,可能背叛的,心有丑恶的,这些人你都无法拯救,记得吧,你并不是救世主,你并不是为了拯救他们而活,而是为了活下去才需要他们的力量,千万不要把这顺序给搞颠倒了……”

  郑吒静静听着楚轩所说的每一句话,脑海里那一团糨糊也慢慢平静下来,他平静的说道:“为什么对我说这些,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啊,在没有丝毫利益的情况下对别人施恩……楚轩,你在听我说话吗?”

  “恩啊,在听着。”楚轩忽然笑了起来道:“不是毫无关系的啊,我欠你一个人情,还记得我要你带回去的资料吗?谢谢你……呵呵,原来向人道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啊。”

  郑吒沉默了一下道:“你就真的就那么爱……”

  “爱国吗?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从事实上而言,进入这个轮回世界的人,其实都已经不再是那个世界的人了,如果再谈爱国的话,听起来就未免虚假了些……是因为我总算可以真正休息了,很累呢……”

  楚轩忽然浑身一僵,他又笑道:“看来时间已经到了……如果还能见面的话,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队长,记得吧,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真的对,也没有什么是真的错,你所想要的,不正是为了单纯的活下去吗?所以将任何妨碍你活下去的障碍,全部都粉碎掉吧!”

  “对了,给你一点提示,‘主神’既然可以想象成是程序,那么除了佛经这样的‘道具’以外,它所公布的数字说不定也是一种提示,七……”

  这是郑吒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接着就从联络器里传来了咯咯咯咯的声音,这阴森恐怖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七天,说不定这个七,就是暗指杀掉咒怨主体所需要的数字呢……已经断了吗?”

  楚轩默默转过头来,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浑身惨白的女人倒挂在那墙壁上,从她嘴里不停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