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三日!丑恶(二)

回轮班的是郑吒三人,他们默默坐在那里相视无言,片刻之后张杰掏出包香烟来道:“心里很烦吗?为什么和个小女孩动那么大脾气。”

  郑吒接过香烟苦笑道:“恩,其实也不能说是心烦,只是不想再见到楚轩那样的人进入我们的团队,不是说那样智慧的人,而是指那样毫无人性的,冰冷得连队友都可以随时抛弃的人,那样的人……我不想再见到第二个。”

  说到楚轩二字,三人又都沉默了下来,这两个字仿佛是团队里的禁忌一样,零点也识趣的将话题引了开道:“你是怎么受伤的?赵樱空手上有刀片吗?”

  说到这里张杰也来了兴趣,之前郑吒和赵樱空战斗时,时间虽短,但是郑吒明显的已经被划破了手腕血管,也不知是他体质好得惊人,还是因为他是血族血统,那喷血的伤口很快就合拢长大,但是细细一条粉嫩新肉痕迹,看起来就像是被刀片直接划过一样。

  郑吒竖起手腕苦笑道:“你们能够相信吗?钢铁都砸不破我的皮肤,但是她却用指甲划开了它,真的只是用指甲啊,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小女孩的指甲,难道会比钢铁还要坚硬吗?”

  零点表情有了些变化,他仔细看着郑吒手腕的伤口,片刻后才说道:“直接用指甲吗?莫非是刺客世家的人……”

  “刺客世家?”郑吒和张杰都好奇的同声问道。

  “作为杀手,从古至今一直都存在着,无论亚洲还是欧洲,最早的杀手就是刺客,拥有着精湛的身手和冰冷残酷的内心,徒手也足以普通人轻易杀死,这种刺客还掌握着激发人类潜能的一些残酷修炼方法,他们比普通人要强悍得多……但是随着科技的进步,当枪械出现之后,刺客开始渐渐没落,因为熟练于枪械的杀手开始出现,这种现象越到现代越是明显,无论一个身手多么好的刺客,也敌不过一颗小小的远处狙击弹,所以真正的刺客已经基本上彻底消失。”

  “我只是听闻传说,在世界上还保留着两个刺客世家,亚洲,欧洲各有一个,其内部的刺客技巧和那种残酷修炼法一直未曾失传,如果这个小女孩真的是连指甲都有那么大威力的话,我想她很可能是刺客世家的人,而且还是其内部成员……”

  郑吒心里微微一动,他开始想起了赵樱空之前使出了解开基因锁状态的情形,如果说残酷修炼法的话,确实只有恐惧和死亡才能引发出解开基因锁状态,而且每一次解除这种状态后都是仿佛死一样的痛苦,看她面对这种痛苦时毫不动容的表情,很可能也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苦了,这么思考的话,赵樱空还真可能是刺客世家的人啊。

  “难怪她会那么傲气了,如果能够和平相处的话,她以后一定会成为足以让人信赖的伙伴吧。”

  与此同时,三个女孩所住的那套房间里,詹岚和铭烟薇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赵樱空,之前赵樱空和郑吒战斗后,身上衣服已经抹上了血迹,这时一张大床上倒是足以睡下三个女孩子,但是詹岚和铭烟薇二女看见赵樱空不脱衣服就要上床,她们二人自然是不干了,这个赵樱空对男人看起来极是凶恶,但是对待另外二女时却是温柔有礼,在被二女纠缠烦了后,她不得不小心的将外衣脱了下来,又脱下一件小背心后,一对被绑住的玉兔顿时显现在二女面前。

  一对丰满的胸部硬生生被布条绑成了男孩的平板胸口,二女都是忍不住动手开始解开缠胸布,不多时,一对洁白丰满的玉兔突的跳了出来,这部丰满的玉兔看起来是如此美丽,既大又俏,没有一丝下垂痕迹,洁白得仿佛无瑕美玉一般,惹得詹岚和铭烟薇一左一右各自揉弄起来。

  赵樱空满脸通红,她急急忙忙钻到了床铺上,用薄薄床单将自己掩盖了起来,詹岚和铭烟薇对望一眼,两个女孩顿时都嘻嘻笑了起来。

  詹岚嘻嘻笑道:“樱空为什么要用布条将那里缠起来呢?这样会让乳房畸形生长的,而且很容易得乳腺癌哦,不如明天姐姐带你去买胸罩吧。”

  赵樱空满脸通红的说道:“不缠起来会很碍事,而且会被他们嘲笑般的故意触碰那里,我的……我的太大了,如果不缠起来的话,以后会越变越大,就会变得更碍事了。”

  詹岚和铭烟薇都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胸部,她们的虽然都不算小,但是即便詹岚和赵樱空比起来都还是小了一号,而且配合她十六岁左右的俊美容貌,看起来当真是天使容貌魔鬼身材的娇娆尤物。

  铭烟薇俯下身靠近了赵樱空道:“嘻嘻,姐姐告诉你吧,那里只会是越缠越大哦,反倒不如挑选合适的胸罩,这样才能让它停止生长呢。”

  赵樱空好奇的问道:“真的是这样吗?”

  詹岚和铭烟薇都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个小女孩这才皱着眉头慢慢想了起来,铭烟薇仿佛大姐姐一样边抚摸着赵樱空的头发,边说道:“樱空,那个‘他们’是谁?嘲笑般的故意触碰那里?你那么厉害,为什么不……为什么不把他们全部杀死呢?男人最不可信了,所有的男人都是丑恶的生物!”

  詹岚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她还是叹息了声说道:“烟薇姐,你来这里之前,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伤心绝望吧?能够把那件事告诉我们吗?”

  铭烟薇的动作顿了一下,这个美艳的女子接着凄苦的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不过就是和男朋友开车到郊外时熄火了,然后被一群流氓缠住,他把我抛下后独自一个人逃走……男人不都是这样吗?一遇到危险都会先顾自己,不都是这样吗?”

  詹岚又深深叹息了声,她脑海里回想起了上一部恐怖片时的情景,那个男人疯狂的战斗,还有他安全宽厚的脊背……也并不是所有男人都会那样。

  等到第二组人起床看守时,郑吒特意给他们三人一人准备了一罐子冰冻咖啡,接着郑吒三人也都各自睡去了,而三人喝了冰冻咖啡之后都是精神一爽,两名大学生坐在那里不知低声商量着什么,而齐腾一却是拿起佛经兴冲冲的研读起来。

  “啪!”

  齐腾一只觉得脑后一痛,接着整个人猛的向前倒去,这时两只手一左一右夹住了他,而手的主人则是表情都已经变得有些狰狞的陆仁甲和逡众仃二人。

  逡众仃轻轻放下手里带着血迹的烟灰缸,他和陆仁甲脸色苍白的取过了佛经,两人的表情揉和了狰狞,疯狂,还有一种看似解脱的心安。

  “这群白痴,他们没见识过‘那东西’的恐怖,以为把佛经放在这大厅里就可以安全了吗?他们都去死好了……”陆仁甲和逡众仃拿着文表,二人都低声笑了起来。

  “那你们愿意带我一起走吗?”

  一个声音将二人猛的惊吓过来,陆仁甲拿着手枪指向了那边,却看见铭烟薇倚靠在墙壁上轻轻抬起了裙边,她本来就是穿着性感内衣,这一抬裙边,更是将她修长性感的美腿露了出来,这个尤物轻轻笑了起来,她慢慢向陆仁甲二人走了去。

  “我可不想死呢,那么能带我一起离开吗?我以后可都靠你们了哦……”

  郑吒睡得很是塌实,在拥有佛经之后,那股阴冷的压迫感就从未再出现过了,这一觉睡下去时也让他感觉到了安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睡梦中他只觉得四周越来越冰凉,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床头上向他脑袋伸了过来,在那东西即将伸到他脑袋上前,忽然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将他和零点张杰二人惊醒了过来。

  郑吒猛的一惊,他分明看到一段白色肢体从他床头一闪而过,他猛的跳了起来,却听到门外传来了詹岚的声音道:“郑吒!快点出来啊,出事了!佛经被那两个大学生偷了!”

  郑吒三人再没丝毫睡意,他们匆忙进到大厅里,却看见齐腾一正满脸苍白的坐在那里垂着脑袋,从他后脑上血迹斑斑的情形,再看到陆仁甲和逡众仃,连带佛经一起失去了踪迹,谁人都能想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詹岚急急的说道:“刚才我们睡着后,不知什么时候铭烟薇姐姐说要去厕所,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忽然铭烟薇姐姐的手机定时闹钟响了起来,上面还有危险二字的留言,我们连忙跑出来一看,就发现外面是这样的情形了。”

  郑吒摸了一下那两罐冰冻咖啡,他脸色铁青的说道:“别慌,他们没走远,估计这时才刚走出酒店,我们马上追去应该还能追上……零点,你的高斯离子狙击步枪带在军用背包里吗?”

  零点愣了一下道:“是的,拆开了带在背包里,但是因为高斯狙击弹和灵类高斯狙击弹都太贵,我只各自兑换了五发……你的意思是?”

  “从这里上到顶楼只需要一两分钟,比我们下楼寻找他们快多了,你上楼去找到他们,之后用联络器联络我们……然后,打断他们的双腿!我会亲手砍掉他们的双手!”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