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三日!丑恶(一)

当四人从寺庙回到阳光酒店时,还没来得及叙说得到佛经的兴奋,四人就被眼前的情况震了一下。

  地点依旧是郑吒所住那间套房,众人约定无论如何要在晚上时聚集一次,但是当郑吒四人打开门入内时,却从里面传来了惊恐的呼叫声,而且还是两个男人的惊呼声。

  “不要,不要过来啊!枪,对了,我有枪……”这是陆仁甲的声音。

  “呜,不要把我拖进去,我什么都没看到,不要把我拖进去啊……”这却是逡众仃的哭音。

  套房里各种灯光全被打开,电视机不但被打开了,而且连声音也被开到了最大,亏得这酒店隔音效果极好,否则可能早有客房服务人员跑来探问了,而四人一打开门,就看见挤在地毯正中央的两个青年,其中一个青年手里更是颤颤抖抖的拿着一把手枪指向这边。

  郑吒和张杰同时冲向了两名青年,在他们开枪之前一把就将它夺了下来。

  这两名青年似乎这才发现来人是谁,陆仁甲马上用力抱住了郑吒大腿嚎叫起来,而那个逡众仃更是缩在地上痛哭不停。

  四人对视一眼,心里顿时都产生了不妙预感,郑吒连忙提起陆仁甲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兵亿呢?铭烟薇呢?为什么就你们两个人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问他们了,这两个人都被吓成了白痴。”

  铭烟薇的声音从众人身旁淡淡传了过来,众人转头看去,这个身穿性感内衣的女人斜靠在一个房间的大门上,仅着了一件丝质内衣的她看起来当真是性感无比,胸口处两点嫣红隐约若现,腰身处玲珑苗条,看起来真是一个性感无比的尤物。

  这个美艳女人似乎还特意经过了打扮,她边笑边说道:“今天他们在换衣间里看我试衣服时,三个白痴就忍不住去了厕所,但是很快的就从厕所里传来了枪声,几分钟后就只剩下这两个白痴跑了回来,呵,还说什么想要保护我呢,男人遇到危险时都会丢下女人逃跑的吧,不管那危险是什么,呵呵……”

  这话里似乎还有话,但是此刻几人那里顾得这许多,除了詹岚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铭烟薇以外,其余三个男人都围着两名青年喝问了起来,但是这两名青年似乎真的已经被吓傻,他们除了会抱着几人大腿嚎哭以外,竟然连一句正常的话都无法说出来,就在三人不停询问着事情的经过时,房间入口处再一次被人打开,赵樱空拿着那本永不放下的书慢慢走了进来。

  “很有趣的死法啊,警务网络上又出现了几篇新的死法,一个青年在商场厕所下水管道中被找到,在十几厘米粗细的管道中,整个人被彻底拉成了香肠状,骨头,内脏,血肉全部挤成了一块,当人取出来时,已经看不出那人究竟是什么模样了,真是想到现场去看看那样奇特的死法呢。”

  赵樱空也不理其余众人,她寻了张沙发坐下来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特别是说到最后一句时,这个俊俏无比的小女孩脸上露出一种血腥笑容,看得周围几人都是一阵莫名胆寒。

  “另外还发现了四具死像奇特的尸体,其中一人全身被分为了数百份,每一份都只有指甲壳大小,看起来就像是炸弹从他体内爆炸了一样,但事实上这些血肉里并没有检查到任何炸药成分,另外有两人是涨死的,法医检查后,发现他们除了胃以外什么别的内脏都没有了,而在彼此胃里则发现了对方的内脏,还有一人……”

  “不要说了!”郑吒一把将赵樱空提了起来,那本书也被挣脱在地,这个男人愤怒的吼道:“你详细说这些想干什么?想让我们全部都失去信心吗?你是想打击我们的士气吗?啊!你以为一群连反抗心都没有了的人,能够支撑下去七天时间?”

  赵樱空本来漫不经心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她冷冷的说道:“放开我……喜欢怎么说是我的事,加入这个团队,但是并不代表我就承认了你们团员身份,在我看来,除了零点有资格做我的队员以外,你们全部……”

  郑吒还想多说什么,但是他手腕上猛的一痛,鲜血顿时就猛喷了出来,一股危险感瞬间涌了出来,赵樱空那秀气的小手竟然仿佛刀片一样锐利,轻轻一划,郑吒的手腕血管就被割破,而且小女孩更是欺进他怀里,手腕抬起来就划向了他脖子大动脉处。

  郑吒反应何其之快,提着小女孩向上一甩,将她甩开的同时一脚踢在了她肚子上,嘭的一声巨响,这个小女孩被狠狠砸在了身后墙壁上,但是在她被踢飞吐血的同时,竟然又在那墙壁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再一次加速的冲进郑吒怀里,五根手指猛的向郑吒心脏处插了下去。

  (这,这种感觉?!)

  郑吒此刻已经拿出了高震动粒子切割匕首,他挥动匕首的同时,整个人已经进入到了解开基因锁状态,因为他不得不这样做,那股濒临死亡的危险感准确告诉了他,眼前这个女孩竟然也同样是解开基因锁状态!

  就在匕首和小女孩手指即将攻击到对方时,忽然双方同时向后面跳了出去,进入解开基因锁状态的他们危险预感极强,就在刚才他们即将交手时,一颗子弹无声的从他们之间射了过来,两人同时向大门口望去,却看到零点举着一把消声手枪默默站在那里。

  赵樱空首先从解开基因锁状态退了出来,她从地上拿起那本书默默坐在了沙发上,甚至她连嘴角的血迹都没抹干,只是淡淡的说道:“加上你一个,我承认这个团队有两名成员了……”

  郑吒却并没有从解开基因锁状态里退出来,他冷冷的说道:“又他妈的是这种话,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是不是这个团队的成员还用得着你来承认?一个楚轩已经够了,我不想看到自己人害自己人!要么你现在就给我滚蛋,要么以后就真心对待团队成员,如果你还是自以为强得凌驾在别人头上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杀掉你!”

  说完,他左手一抖,那把冲锋枪也出现在了他左手上,他冷冷的说道:“我是认真的,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赵樱空却是低头边看书边说道:“没问题,你是队长,如果你什么时候表现让我不满意,我自然会向你提出挑战以便杀了你,在此之前你的话就是命令……那么接着刚才的话,还有一人也死了,换句话说,今天一共死了五个人,我们一个,他们四个。”

  郑吒终于从解开基因锁状态里退了出来,他小心的坐在了张杰之后,这时零点也坐在了他身边,有这两人护卫后,他这才说道:“那么说,他们还剩下三个新人……再加上楚轩吗?”

  赵樱空没再说话,反而是詹岚摸了摸额头笑道:“如果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我们根本不可能撑过七天时间啊,那么是不是联络一下楚轩呢?”

  “不用。”郑吒死死咬着牙齿,他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这却是解开基因锁状态后的遗留状态,每一回感觉起来都仿佛死了一般痛苦,数十秒后他才逐渐平静下来,而赵樱空却只是看着书,除了她额头上的汗水多了一些以外,这个小女孩似乎并没有任何异样。

  郑吒抹掉头上的冷汗道:“他如果想要联络我们……那他自然会联络我们,如果他真心的想回到团队里,只要放弃掉他那种害人害己的想法,我们自然也会……”

  不知道楚轩为何人的新人们自然无所谓,只有张杰几人默默叹息了声,接着就是齐腾一开始兴奋的给众人讲解起这佛经年代来,见到佛经之后,零点和赵樱空都很是诧异,本来他们就不认为众人去寺庙能够得到什么帮助,但是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拿回了可以克制诅咒的东西,本来二人还有些将信将疑,但是在触摸了这佛经后,二人也都是感觉到身体一松,这才让二人彻底相信起来。

  齐腾一却是在那里说个不停,这个青年看起来很是爽朗,他哈哈大笑道:“你们不知道啊,当时我们还受到了咒怨那个小孩子鬼魂的攻击,但是当我们一进入那开字山门后,那鬼魂就再也不敢出现了,哈哈哈,看来只要有这佛经在,我们绝对可以撑过这七天时间。”

  接着众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每三个人一组看守这佛经,其余六个人则轮流睡觉看守,除了三个女孩固定一组以外,其余六个人也都还是抽签决定,之后郑吒,张杰,零点一组,而齐腾一则和那两名看起来平静了许多的大学生一组,三组人轮流看守佛经三小时,每天晚上都将用这种方式来直到第二天。

  虽然赵樱空千万般不愿意,但她确实是做到了她之前的承诺,在郑吒提议这些天都待在这间套房中生活时,这个小女孩也只是默默接受了这样的安排,终于是和另外两个女孩住在了一起。

  一切似乎都已安排得完美,只是众人并没有看到,那两名大学生暗底里交流着的闪烁眼神,还有铭烟薇盯着二人若有若无的笑意……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