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二日(下)

午饭后,众人开始商议接下来的行动,除了需要到寺庙去寻找消灭咒怨的方法以外,继续监视警务网络也非常重要,同时零点提出他要在附近寻找一个狙击点,另外艳丽美女铭烟薇希望下午去逛街,而那三个大学生同时希望保护她。

  总之除开了这几个人以后,最后只剩下了郑吒,张杰,詹岚,齐腾一四个人,这却是和郑吒以为的情况完全不同了,看起来大家似乎都对寺庙之类不报什么希望,仿佛拥有了手枪和灵类子弹之后,他们已经不惧怕任何鬼魂了一样。

  只有郑吒自己才知道,咒怨的恐怖远远超过任何人想象,正因为无知才无惧,如果是一头可以看得见,打得到的异形站在他们面前,他们可能反而会知道害怕恐惧了,但是只看过电影的他们,又没有郑吒所具有的敏锐感官去感觉咒怨恐怖,拥有了灵类子弹之后,他们除了胆气足够以外,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生命保障。

  郑吒很是有些无奈,但他也不能绑着人去寺庙吧,能够找到克制咒怨的办法,这仅仅是他的个人猜想而已。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如果是楚轩遇到这种情况的话,他会如何行动呢?

  郑吒摇了摇头,将脑海里一些想法驱赶了出去,这时,的士已经来到了第三座寺庙前,之前四人已经寻了两座寺庙了,除了人多以外,这两座寺庙的主持根本不知道什么诅咒之类,除了给众人念一些经文以外,就是抓了些香灰给四人包了起来,当然了,郑吒并没有感觉到身上的阴冷印记消失,换句话说,这两座寺庙仅仅只是普通寺庙而已。

  这个城镇果然已经到了旅游季节,第三座寺庙前也是人山人海,那个小小的开字山门里不停进出游人,黑压压的人群顺着山路不停向山,小山顶端上那座看起来甚是古朴的寺庙中。

  郑吒呼了口气道:“走吧,希望这座寺庙能够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已经三点了吗?”

  其余三人都是默默叹息了声,虽然之前就没抱太大的希望,但是真的彻底失望时,这种感觉绝对让人极端不好受。

  无论如何,寺庙总是要去的,四个人混在人群中慢慢向着开字山门而去,走着走着,郑吒忽然浑身一颤栗,他猛然看到一个惨白的小孩身影从人群中钻了出去,一种无法形容的恶寒涌向了四人,隐约间,仿佛有一只手从下方抓住了他的左脚脚腕。

  “唰!”

  郑吒上衣内袋里放置的护身符瞬间燃烧起来,这火焰并不烧人,反而从胸口燃烧的地方产生了一股温暖,温暖顺着身体向下而去,瞬间来到了左脚脚腕处,那只冰冷无比的手马上缩了回去,直到这时郑吒才猛的从那状态中恢复过来,而他的左脚已经冷得麻木了。

  三人见到郑吒呆滞的愣了一下,接着他走路都蹒跚起来,张杰连忙一把扶住他道:“怎么了?是脚扭着了吗?”

  却不想,三人竟然看到郑吒左手上黑光一闪,那把微型冲锋枪出现在了那里,接着他神色严肃的说道:“我刚才被攻击了,快,快点进入到寺庙内!我上衣口袋里的护身符正在燃烧……”

  三人再也顾不得这许多,张杰和齐腾一挟起郑吒就向开字山门处冲去,也不管前面还有多少行人,齐腾一是个东北大汉,人高马大,而张杰更是参加了好几场恐怖片,身体素质仅次于郑吒,两人合力一挤,硬生生在行人群里挤出一条通道来,终是在护身符烧完前冲进了开字山门中。

  一进开字山门,郑吒顿时觉得浑身一轻,四周那股阴冷的压迫力顿时消失不见,他连忙招呼张杰二人停了下来,而此刻四周的行人也都对四人喝骂起来,无奈之下,郑吒只好拉着张杰二人向旁边一条小路走了去。

  等走出了山路主道范围以外,郑吒连忙蹲下来将裤脚卷起,果然在左脚上出现了一个灰青色的手掌印,看那手掌大小应该是一个小孩子的手掌,同时他也将上衣口袋里的护身符取了出来,这张护身符已经烧为了灰烬,但是衣服和身体处却是毫无伤痕。

  “果然是被攻击了。”郑吒苦笑着说道:“还记得咒怨里有两个鬼魂吗?一大一小,刚才攻击我的估计是那个小孩子鬼魂,我仅仅只是被它抓住了脚而已,身体马上就不能动了,如果那个大人的鬼魂也是这样,或者比这更厉害的话……即便我们有灵类子弹也没用了,一被抓住就死定了。”

  张杰三人都是脸色发青,他们看着那团燃成灰烬的护身符默默不语,只有詹岚摸了摸额头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停下来了呢?我们赶快进寺庙里去不行吗?在这里被攻击的话,我们四个人都会很危险的吧。”

  “你们都没感觉到吗?”郑吒苦笑着说道:“是了,只有我才感觉得到,刚才我们一进入那开字山门,之前我感觉到的阴冷压迫感就消失不见了,看来这所寺庙很有些名堂,说不定这里就有我们想要寻找的东西,而且我怀疑刚才那鬼魂来攻击我们,说不定也是因为我们即将进入到这寺庙里,它害怕我们进入到这里来!”

  张杰顿时兴奋的叫了起来道:“那可好了,没想到这里居然真有能够对付咒怨鬼怪的东西,哈哈哈,来吧,我们赶快到山顶寺庙里去吧!”

  郑吒又开始苦笑起来,他之所以找个地方停下来,实际上就是因为他左脚整个麻痹了,这下可好,其余三人都兴冲冲的想要到山顶上去,最后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张杰和齐腾一挟着他一路向山顶而去。

  这座寺庙从外形上看确实不俗,和其余两座寺庙最大的不同是,这座寺庙充满了一种古朴气息,虽然寺庙看起来并不残破,但是却给人一种年代久远的感觉,齐腾一更是仔细看起了寺庙围墙和几处大门,等到众人已经进入大殿里后,他才悄声对郑吒三人说道:“是唐时风格,估计是那时的僧人来日时留下的古刹吧,看起来已经很有些年代了,虽然整修过,但是风格上确实一直没有改变。”

  众人心里顿时有了些底气,像鬼魂恶灵这样的东西,应该还是古代的高僧名道更能降伏吧,虽然在现实世界里人人都以为那是封建迷信,但是到了这个有鬼魂恶灵的地方,众人还是不由得相信了这方面的传闻,事实上,越是古老的东西给他们的安全感越大,比如齐腾一所说的灵类子弹上的符文是甲骨文字和契形文字的类似体,这就给了他们极大信心。

  四人虔诚的寻到了这寺庙的住持,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这寺庙的住持和之前两座寺庙的住持表现得几乎完全一样,根本看不到四人身上的咒怨印记不说,反而是给他们念起了经文,而眼看着外面天色渐渐临近黄昏,四人的心情实在是糟糕得无以复加。

  郑吒心里一动,他忽然问道:“大师,请问这里的第一代高僧是唐时来日的着名高僧吗?”

  齐腾一连忙将这段话原本翻译了过去,那住持看起来也是个慈眉慈眼的老者,他回答了几句话,并且还指着大殿上的一座古佛说了起来。

  “他说这座古刹是由唐三藏的弟子来日宣扬佛法时,由附近居民所建造,据说这名高僧最后坐化在了这大殿上,那座古佛都是按照他坐化的模样和位置所铸造摆放,这是一位道德高尚无瑕的大唐僧人。”

  郑吒连忙又问道:“那么大师,他的金身呢?还有那开字山门处曾经发生过什么古怪吗?”

  齐腾一又将这段话传了回去,却不想住持苦着脸色摇了摇头,接着合掌念了一句佛语才继续说道。

  “那僧人的金身在战国时,被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所焚烧,最后被彻底烧了灰烬,织田信长更是命人将他的骨灰洒在了山门口上,让所有过往过下的人千世万世踩着他,唉……”

  那住持说到这里时不住的唉声叹气,而四人对望了一眼,他们已经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看来那高僧确实是个得道僧人,连他的骨回都能够克制邪魔,但是这样一来,却让他们最后的希望成空了。

  四人也陪着住持唉声叹气了几句,直到四人要离去时,那住持才忽然让一个小沙弥带了一个文表,表里是几张黄色旧书页。

  “这是当初那位高僧手抄的佛经,他说有朝一日传道结束,就将回到唐朝,可惜他却是坐化在了这山间……既然几位与这位高僧有缘,不妨把这几页佛经拿去研读一下,说不定能够寻找到解除诅咒的办法。”

  这几页文纸看起来已有些地方碎裂,但是从那古朴刚劲的文字来看,即使不论年代若何,这几页佛经也是高价难寻的宝贝,而这住持毫不介意的送给了他们,光是这份豁达就足以让四人肃然起敬。

  郑吒接过这几页佛经,入手处一种奇特的温暖传到了他身体里,与此同时,他感觉到身体上的那股咒怨印记突然变得极淡,仿佛已经弱不可觉了一般,自从进入到这个咒怨恐怖片中,他从未感觉到身体如此舒坦过。

  那佛经采用金粉书写,夕阳光照下,每一个字都仿佛活过来一般金光闪闪,一股肃穆神圣的感觉透字而出,看得四人都是相视而笑。

  “我们一定可以活下去,一定可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