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仿如隔世(下)

郑吒深深松了口气,他望着窗外的景色,这里确实就是他当主管时的工作地点,窗外阳光灿烂,一群鸽子飞过,平和的气氛,隐约的人声,这里就是他出生成长的现实世界,这里没有怪物,没有异形,没有T病毒,更没有时刻提心吊胆的恐怖,平和的现实世界仿佛是天堂。

  恍惚间,郑吒忽然觉得现实世界是那么陌生,就好像是隔世的前生一般,经历了恐怖轮回的挣扎,他终于转世重生了回来。

  萝丽拍拍胸口说道:“我刚才好害怕呢,就害怕自己是那个光球制造出来的幻影,嘻嘻,原来真的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呢,这下就安心了……大色狼,你在想什么呢?”

  郑吒晃了晃脑袋,一些东西出现在了他脑海里,那是“主神”留给他的信息,在现实世界三十天内,不能用任何方式说出关于“主神”空间里的一切,否则他和他所有的东西都将被抹去。

  三十天时间之后他必须回到这个办公室,“主神”会将他带回到“主神”空间里,同时,他必须肉体触摸着他的所有物品,否则该物品会被留在现实世界,如果该物品是“主神”空间特有物品,则其存在会被抹去,如果三十天之后他没有回到办公室,那么他和他的所有物品将同时被抹去。

  “意思是不能说出那里的一切,三十天之后必须回到这里来,还必须牵着萝丽的手吧?”

  郑吒暗暗点了点头,将这些注意事项牢记在了心中,接着他说道:“走吧,丽儿,我带你去见我父母。”

  萝丽乖乖的牵上了他的手,这个小女孩笑嘻嘻的跟在他身边,接着二人推开房间大门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办公室外是忙碌的办公人员,有数十人正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打着键盘或者处理文件,也有一些人正在嘻笑交谈,当郑吒和萝丽从房间里走出来时,许多人都下意识的看了过去,接着这些人全都愣住了,一时间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

  “郑,郑主管……”

  “郑吒……”

  这些人安静了几秒,接着都七嘴八舌的围了上来,一个个询问着各自的问题,总的来说,基本上都在询问郑吒这些日子的去向。

  郑吒随意的打笑了几句,拉过一个熟悉的青年就向楼梯口走去,走出这群人包围后,他才问向那青年道:“王三,我离开公司多久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那名为王三的青年掏出包烟,递给郑吒一根后说道:“郑哥,家里出事了?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了呢?好歹也给兄弟们留个口信啊,这次谁都不知道郑哥在那里,结果赵蕾那贱人硬是以旷工为借口把你给解雇了,现在的主管变成了她老情人李良栋,兄弟们被李杂种搞得个个有火,郑哥再不回来,我们可能都要集体辞职了吧。”

  郑吒点燃烟抽了一口道:“确实出了些事……王三,教你们个法子,那贱人不是喜欢在自己办公室里玩吗?你们去买一套针眼偷窥器,找机会把里面的情况弄出来,也不要做得太绝,就拿来吓吓李杂种,以后他绝对会比你家养的狗还听话……兄弟我要走了,以后家里有事你多照顾着,老太太老爷子身体不好,你时常带上兄弟去看望看望。”

  王三愣住了,他还待再说,郑吒已经先一步走进了电梯中,只留在王三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

  郑吒和萝丽从大楼里出来后,二人顿时都有些唏嘘,郑吒是因为经历了生死关头,虽然还谈不上什么大彻大悟,但是心理上难免有了些变化,应该是心里变得沧桑些了吧。

  至于萝丽则是因为惊叹,她的记忆还在十年之前,那时的这里还没有被发展起来,低矮平房到处都是,马路也都是凹凸不平的小路,而现在一眼望去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宽直的马路,还有周围黑压压的人群,二人走出大楼后,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人海中。

  萝丽被人群挤了几下,郑吒连忙一把将她半抱了起来,这个小女孩顿时就羞红了脸,但是她脸上却是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她笑嘻嘻的说道:“改变好大呢,如果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我保证几分钟后就会迷路,嘻嘻,说不定还会被人贩子给拐卖了呢……”

  郑吒重重抱了她一下道:“我不会把你抛下的……绝对不会!”

  萝丽笑得更是甜蜜了,她几乎整个人都吊在了郑吒身上,笑嘻嘻的问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走?时间只有三十天呢,呃,还先去见阿姨和叔叔吧,接着再去见我爸爸妈妈,怎么样?”

  郑吒笑着点了点头,但是接着他却突然愣住了,好半天后他才苦涩的说道:“糟了……我们没有钱呢,我放钱的那件衣服在异形一里……呃,看来只能走回去了。”

  再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事了,纳戒里明明有一立方米的铂金金砖,但是却没有钱来搭乘的士,郑吒当真是有种捧着金饭碗饿死的感觉,无奈的,他只能和萝丽牵手向父母家走去。

  直到中午时分,二人才来到了郑吒父母家,这里是一栋公寓式住宅,看起来应该是城市中等人家所居住的地方,当二人敲开房门后,打开大门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

  这妇人眉目间依稀和郑吒有些相似,她一眼就看到了郑吒,马上笑呵呵的说道:“儿子,今天怎么来了?上个星期六星期天你不在家,打你手机又说出了服务区,出差了吧?来来来,快进屋。”

  郑吒牵过躲在门后的萝丽,他笑着对妇人说道:“妈,你看这是谁?”

  萝丽羞涩的从郑吒背后走了出来,她甜甜的笑道:“阿姨好,丽儿过来玩了。”

  妇人一阵迷茫,接着就是大惊的拉过了萝丽,将这个小女孩从头到脚看了好几遍,她接着大声说道:“老伴,快出来啊,老伴!”

  郑吒静静的将房门关上,然后看着二老欣喜若狂的打量起萝丽,这个小女孩又是羞涩又是高兴,虽然她因为郑吒的叮嘱而闭口不谈自己的来历和去向,但是还是把二老给高兴得一刻也停不下来,二老又是给萝丽的父母打电话,又是不停询问起萝丽的事情,询问好几回都被萝丽给绕开了话题,二老也就只能谈起了普通家常。

  约莫又过了一个小时,郑吒和萝丽还在吃午饭时,门外传来了无比急促的敲门声,郑吒母亲刚一拉开大门,从门外就急匆匆钻进来两个身影,这是两个年龄差不多五十来岁的夫妇,他们一看到正在吃饭的萝丽就扑了上去,那妇女抱住萝丽一下子就大哭了起来,嘴里不停念着丽儿丽儿的话语,倒是那个男子很稳得起,虽然他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但还是先和郑吒打了声招呼。

  “好了好了,先把事情问清楚。”中年男子拉住了妇人,他眼圈发红的看着萝丽问道:“你真是丽儿吗?不可能啊,我们是亲眼看到她去世的……”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了郑吒道:“郑小子,该不会是你花钱请的人来吧?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到最后,他简直是吼了起来。

  郑吒看见萝丽哭了起来,并且似乎打算开口说些什么,他马上就拍了拍她的小手,接着说道:“萝叔叔,我再怎么开玩笑,也绝对不会拿丽儿来开玩笑吧……我在这里发誓,她真的是丽儿,你们的女儿萝丽,至于别的事情请恕我实在是无法多说。”

  中年男子还没说话,郑吒父亲却大声说道:“有什么不能多说的?这是什么事?你以为是你公司的机密?还是你那些女人们的电话号码?这是关系到性命的事!我是你老子,我让你说,你就得说!”

  郑吒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说道:“爸,你说的话我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呢?但是我真的不能说啊,说了我和丽儿就会死,总之我发誓她就是你们的萝丽……”

  郑吒父亲还要再说,郑吒的母亲却拦住了他,这个中年妇女风韵尤存,看得出来她以前绝对是个大美女,她乐呵呵的笑道:“不管怎么说,孩子能回来就是好事,若真是从地……那里回来的话,不能说出来的话可能是真的。”

  几个中年人顿时恍然大悟,地什么?当然是地府了,他们这个年龄段的老人家们其实最信这些东西,眼看着死了十年的女儿突然出现,模样,神态,语言,这些全都一模一样,而且带她回来的郑吒说话还吞吞吐吐的说不清楚,他们顿时全想到了这方面,萝丽的母亲又再抱着她哇哇哭了起来。

  郑吒心里却是松了好大一口气,他最担心的事就是无法将萝丽的来历说清楚,老人们的猜想虽然是误会,但是这误会却是恰到好处的解释了这一切,而他也就乐意装糊涂了。

  “爸,妈,伯父,伯母,我和萝丽只是暂时回来住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还要走。”郑吒见四个老人都平静下来,他这才笑着说道。

  郑吒母亲顿时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她眼中含泪的说道:“儿,你该不会已经,该不会已经……”

  郑吒连忙扶住了母亲,他笑着说道:“妈,没有,我可没有死啊,我还活得好好的,你摸摸我的手,是不是温的?呵呵,我是说我要和萝丽离开……离开一两年,因为有一些事情我们还没做完,一两年以后我就会带着萝丽一起回来,那时我们就再也不会离开了。”

  郑吒母亲边哭边捏着他的手,萝丽的母亲哭声也越发凄凉起来,两个中年汉子对望一眼,他们分别开始劝慰起自己的妻子,萝丽父亲更是说道:“是啊,能回来就是好事啊,还哭什么哭?不就是一两年吗?十年时间都熬过去了,这一两年时间眨眼就结束,别哭了……”

  眼看着气氛显得越来越凄惨,萝丽看着自己已经老去的父母,她也是哭得不行了,抱着她的父母哭得越来越伤心,那模样简直就像是要晕倒一样。

  郑吒叹了口气,他走到窗口边拉上了窗帘,接着运行内力打开纳戒,将里面的东西一骨碌全倒了出来,顿时哗啦啦全是金属清脆的响声,三指粗细的铂金金砖顿时滚满了客厅地面,银亮色光芒简直是刺得人眼生疼,除了金砖以外,还有冲锋枪,匕首这些,几个老人顿时全都愣愣的看向了他。

  郑吒拿起了一块铂金金砖,他笑着说道:“你们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带着丽儿回来的,这些铂金金砖是那里……就是我和丽儿要回去那里的特产,这东西在那里便宜极了,伯父伯母,这些年你们一直过得拮据,这里金砖也有丽儿的功劳,你们也分一半去吧,不过财不露白,这东西值钱得很,拿出去卖时也千万小心,一次拿上一块金砖都足够了。”

  相比于他的话,满地的铂金金砖更让人感到震撼,一时间整个大厅静悄悄的,只剩下萝丽轻轻的抽泣声,这时谁也不曾注到,地上那把高震动粒子切割匕首的刀柄底部,一颗细小的黑色圆点轻轻闪了一下淡绿光芒,不过一瞬而已,接着它又恢复了刀柄的胶黑色,仿佛它从未闪动过一般,这一切,谁也不曾注意到……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